Ep.36 中国式社区:一个尴尬又模糊的存在

Ep.36 中国式社区:一个尴尬又模糊的存在

86分钟 ·
播放数40761
·
评论数134

新冠疫情期间,王德福教授正在武汉。因为武汉的社区需要收集居民情况,绝大多数人进群之后首先要问的是,“我住在某某小区,我属于哪个社区?”

中国式的社区就处在这样的尴尬地带。在城市生活的人更看重地理上的「小区」,几乎很难与作为基层政权的「社区」产生多少关系。

社区,这个民政部借用的社会学概念在中国的实践里显然带着多重话语:它是作为国家建构的治理单元、是商业市场指代的生活圈,同样还是居民自我的情感认同。

有意思的是,这些话语并不在同一时间里重合。

这一期我们请来了武汉大学社会学院副教授王德福老师,和他一起聊聊中国式社区。欢迎大家在评论区与我们互动,我们将选择三位互动听众,各送出一本《治城》。


【主播】海博


【嘉宾】王德福:武汉大学社会学院副教授,武汉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研究人员,主要从事农村社会学与政治社会学研究,目前主要研究领域为城市社区治理、社会组织等。已出版《乡土中国再认识》《治城:中国城市及社区治理探微》


【你会听到】

6:43 城市社区应对公共卫生事件的历程

13:08 后疫情时代的社区活跃

15:50 中国社区概念的借用

19:42 社区的共同体认同

27:40 为何中国社区组织起来这么难

35:08 居住的政治:社区自治与民主实践和公民社会的形成

48:05 社区自治的理论机制与实践差异

60:34 社会合作存在普遍性失灵

76:13 有结社传统的美国社区在衰落吗?

78:20 作为“生活圈”的社区商业


【音乐】

片头/片尾:迷失在府桥街 by 还潮

展开Show Notes
zachzac
zachzac
2021.4.21
国内的高层住宅真的以后会是个隐患。国内围绕土地和房地产的一系列制度导致建设了太多的高层住宅,实际上没啥必要。即使是香港、北京、深圳也有足够多的土地。关于这个问题有一个北大毕业生写过一个爆文《我们不是命中注定要住拥挤的房子》。以后可能北上广深的高层住宅还好,小城市的高层住宅可能因为年份过久、入住率太低、无法维保,让人担忧。
海博
:
你好,可以发个地址给这个邮箱,gaohaibointer@163.com,送一本书治城给你。
sheldor:北上广的人口密度其实还是远远低于纽约东京这种大都市的。如果做一个简单的除法,北京当然有足够的土地,但你要考虑到通勤时间问题,随之而来的交通拥挤问题,以及最严重的两个问题,公共用地的不足和导致的大量环境问题。
5条回复
不知道嘉賓對自己的表表述是否感覺擰巴~我是感覺有點尷尬的。這算是和體制內人群一次比較敞亮的對談,但還是當我想起了索忍尼辛的名言:
“我們知道他們在說謊,他們也知道他們在說謊,他們知道我們知道他們在說謊,我們也知道他們知道我們知道他們在說謊,但是他們依然在說謊。”
就酱子:我理解的是,体制内的话术需要一定模糊度,才能在出现问题时有弹性空间。
sissy一路发:是的,真正的原因是不准你组织起来让你保持原子化这样最好管理,呵呵,扯了这么多,宁自己听听如何能在一个几千上万的陌生人组织起一个有效行动者联盟?根本不可能满足宁提出的那些条件吧?最后只有一个办法,不断搬去新社区,所有的黄泥大墓碑超过十年都是一坨那啥,搬走吧:)
HD931404i
HD931404i
2021.6.05
留学后印象非常深刻的一点就是community的概念,虽然我没有机会深入参与当地的社区活动,但经常在一些社区里的公共场所像便利店露天停车场等张贴一些社区活动的宣传信息,面相更年龄段人群;非常多的nonprofits提供各方各面各行业的服务。我做志愿者的非营利机构提供软硬资源为社区内的居民提供制作自己的电视/播客节目的机会,来制作自己节目的人群其实也往往是一些中老人群,深肤色人种,低收入人群。非常诚实地说,节目质量没有非常优异,观看量也并不可观,但这样一种在弱势群体与基层组织之间的互动深深震撼了我,源源不断传递出地讯息是,“Your words count. Your words matter. No matter who your are.” 它蕴含着人类自发性的自救而社会性的组织没有辜负地做好了承接。这是在我之前的人生里从没有见过,也压根没有想象过的一幕。
BrightLin:这段读得我起鸡皮疙瘩!
Stratovarius:还没听完,往下看了评论,我觉得或许在国内这样的模式和国家的发达水平,国人的思想素质水平还无法相适应,未来会有进步吧。继续听了
Yolkyolk
Yolkyolk
2021.4.27
嘉宾一定是体制内的人....
麦田里的圈儿:哈?说了这么多,他身上更多标签应该被看到吧
Yolkyolk:哈哈dbq 只是听到有几个回答的有感而发
w_6YAN
w_6YAN
2021.5.14
不理解为什么要把社区做“人情味”“强关联”。平时上班当社畜搞关系还不够,回家还要“拜码头”?农村你做什么能从村东头传单村西头,其他人办喜酒摆18桌你家摆17桌你就会被指指点点……把一个放松的地方搞这么复杂有什么用?
最近看到的一篇传播学的文献,涉及到中国的『基层』与西方『社区』的区分,感觉还挺清晰的。没想到,在播客还看到了相关内容 hhh
WWW.L:请问是哪篇?
寻觅京华北斗:《文化的基层传播与20世纪中国新闻传播实践——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博士生导师张慧瑜访谈》
3条回复
HD769327y
HD769327y
2021.4.21
贪污和免费,这个总结的不好。嘉宾的意思更准确地说是内幕交易和商业贿赂。
Season_p48e:权力寻租
海博
:
比我总结好
小时候有楼长,或者小区有几个热心大妈,来回串串门就把事解决了。现在社会原子化、社区问题也复杂多了。我在一些商业社群里真的看到过例子,还作为了成功案例宣传。在业主群里很热心,排忧解难,当然各种吃苦受累的活。后期得到业主们信任了,可能几家业主装修返修,帮忙介绍装修队就赚不少介绍费,一年盯着几个业主群赚几十万辛苦钱。我不知道该怎么评价,个人感觉未尝不可吧。毕竟民主没办法培训学习,小区里大家没什么基层自治民主意识,不遇到大困难很难团结到一起。
海博
:
感谢留言互动,发个地址给这个邮箱,gaohaibointer@163.com,送一本书治城给你。
SJaaaaa
SJaaaaa
2021.6.25
作为前城市规划选手,甲方乙方都很喜欢抛出社区的概念,正如老师正面提及,我国的“community”文化在地缘和权属背景下,即使空间形态努力赢合也困难重重,最多可算利益共同体的构建,这其中有管理考量,还有利益陷阱。不由感叹,学生时代大家天真,都剃头挑子一头热,什么都要“开放”、“多元”,回头看不过口号。实践中,才懂无奈,只能说甲方爸爸开心就好,全是概念。当灰色又复杂的真实环境砸下来,概念口号通通不堪一击,可是没有概念口号又不行。(手动滑稽)
51:09和粉丝社区里的一样。有些热心有能力的粉丝逐渐成为社区的管理者,义务付出协调各方,然后总有人各种不满带节奏,说难听话。没人替有贡献的人说话,不干事的人只靠嘴就能煽动得人心大乱。管理者不被理解,积极性很快就打没退出了,剩下一个更劣质的社区。
cczhang-
cczhang-
2021.5.14
想起来之前蒋勋老师在孤独六讲里提到的社区性监视,在过去因为社区结构的紧密,导致社区的所有事情都被监视着,被评价着。
旧有的邻里社区关系在快速的社会变化中土崩瓦解,其实在父母辈一代的时候大家还是比较懂得社会相处的,但是独生子女一代和复杂的城乡身份变化似乎对于社区的概念变模糊很多,如果一个人从成熟开始面对的就是自己和小家庭,或者长期处于变动环境的话,社区概念确实可有可无,即便搬进小区也很难有归属感,何况还会根据实际情况换学区房和养老房,社会在工具化个人,个人也会工具化社会和关系。
史黛拉酱
史黛拉酱
2022.4.18
2022年上海4月 在听这期🥹
阿存L
阿存L
2021.5.29
社区感觉职责首先就有点模糊吧,然后我们中国理念又一直有点“求和”的感觉,就更容易和稀泥。人多,平均素质和思想上面再加上制度不同确实感觉很难照搬。我个人感觉还是职责明确划分,各种条件硬性指标稍微多一点可能会好一点吧。
这一期可能是中间地带最失败的一期,本来以为是学术的讨论没想到该嘉宾说话如此模棱两可张口就来,什么叫业委会都是利益不良动机,业主们都很业余?你凭什么觉得社区居委会就没有不良动机,2022从上海到深圳,疫情封控中无不证明了这一点,放任基层治理在特定事件下的无限权力是多么可怕,人/生活/健康,没有某些基层的乌纱帽重要,居民生活基本保障的物资也可以成为牟利晋升的快速通道。可笑可悲。
Cyummmiko
Cyummmiko
2021.5.14
01:13:08确实,很多社区活动都是工作日的,上班族根本无法参与,只有休闲的老年人才有空。
Cyummmiko
Cyummmiko
2021.5.14
54:24我觉得有人愿意出来讲话都算很好了,现在小区动不动几千户人,业主的权利还是要靠业主自己去争取。
跟这期节目一对比,社会实践、社会现实的观察和操作建议,跟讲最近成都的事件的播客节目就差远了,矛盾常常会在我们的社区,我们身边,自己实践、斗争才能塑造好的环境。而不是靠讲空话,靠指望别人要求别人。
躲藏的鼻哥窿:道長的表達含蓄且犀利,儒雅卻毫不含糊。
童欣
童欣
2021.4.21
从小是在部队大院长大的 是个很友好温馨的小社会
BrightLin
BrightLin
2021.12.23
01:08:42 光恐怕出乱子,以为民众都是幼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