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猫之后,我居然有点理解我妈了。嘴上说说

养猫之后,我居然有点理解我妈了。

37分钟 ·
播放数24
·
评论数2

主播:sera | 《小鬼瞎叨叨》《嘴上说说》

嘉宾:嘿嘿(我的猫

今天,这个小播客终于请来了第一位嘉宾。

由于她最近做了一个「几乎每个同类都要经历的那种难以起齿的小手术」,而变得非常矫情和委屈,动不动就跟我恨哼唧唧,所以,在邀请它之前,我对它做了很长时间的心理建设。

我们两个的相识于前公司附近的一家饭店,吃完饭要走的时候,饭店老板娘突然要给我介绍她店里刚出生的一窝小猫咪,当老板娘抱着一只巴掌大的它出现的时候,我整个人都融化了。它小小的缩在老板娘的手心里,黑色的一小点,毛茸茸的,瞪着灰色的大眼睛看着我,老板娘把她放到桌子上,她就一点点踉踉跄跄的在桌子上爬。

我抱起她那一刻,就觉得,这是属于我的小猫咪。一定是属于我的小猫咪,她趴在我的手心,毛茸茸的,抬头看着我,脖子下面还有一小撮灰色的小绒毛,看起来像个小领节。她用她的小肉爪,轻轻的勾着我,我整个人讲话的声音都变了,变成那种特别矫情、特别柔弱的强调,我跟老板娘说「我可以带走它嘛~」

过了一个礼拜,我准备好了所有养猫需要的东西之后去接了她。我和kiwi把它装进箱子里,还没到家,它就缩在箱子角落里睡着了,睡的特别的安逸、舒服,完全不怕人,拿到它的时候,它就抓着kiwi的袖子爬到了他肩膀上,那之后它就只有一个肩宽那么大,软软糯糯的趴在那里。

它刚来我家的第一天晚上,缩在它自己的小安全区里,就是我床底下一个有点潮湿的小角落,我觉得那个环境太脏了,特别担心它会吸进灰尘,特别担心她会因为「应激反应」之类的情况生病,所以我几乎每隔十几分钟就会趴在地上,把头伸到床底下去看看她。我甚至恨不得钻进床底下和它一起睡觉。

它到我家第一次拉粑粑的时候我特别紧张,因为它很小只,才两个月大,我又是第一次养猫,我其实不太知道这么小的猫是不是会用猫砂盆,以及我特别担心它拉肚子,所以当我看到它走进猫砂盆的时候,我和我朋友我们几个人特别激动,我看着它半蹲着,等着大眼睛,聚精会神的在使劲,小脑袋还微微的晃,一脸疑惑的看着外面的人,我估计他在想「干嘛要看人家拉屎了啦」,但是我们几个就特别的好笑,扒着猫砂盆的小门,然后惊呼「出来了,出来了,拉出来了」。它回头埋粑粑,我们几个人认真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嗯,很健康的一小坨粑粑。」

从拥有了一只属于自己的小猫咪到现在,过去了差不多十个月的时间,我觉得我跟她的相处,经历了一段非常有趣且微妙的磨合期,很多事情,我都觉得,和它相处的整个过程,让我参与了一场「初为人母」的模拟游戏里。

很多时候,我都觉得它很烦我。

比如我会在它不想让我抱的时候,强行把它抱起来,小时候,我还会在它不像喝水的时候,强行把它抱到碗边,让她喝点水,也会在它不想从床下出来的时候,拽着他从床下拖出来,我有一个u型靠枕,小时候它几乎每天都缩在我枕头旁边的u形靠枕里面睡觉,有时候在其他地方睡着了,我也会把它抱到我枕头旁边,塞到u形枕里面睡觉。

每次我做这些行为的时候,我都会想到我妈,我想起小时候我在自己房间里睡觉,我妈经常会偷偷摸摸的在晚上抱着枕头跑到我旁边来,她经常会在我早上醒来的时候给我倒一大碗白开水,让我喝进去,也经常在我不想被她抱的时候,抱着我不放。

有的时候,我的猫在我怀里抗争,喵喵的叫,不想被我抱着,我甚至会说出和我妈一样的话「妈妈是喜欢你才想抱你呀,妈妈养你,抱你还不行吗?」

有的时候,我也能感觉到它对我的依赖,是那种对「信任的人」的依赖,就是能够真实的感受到,她的世界只有自己的主人。我第一次有这种感觉的时候,是第一次带她去宠物店洗澡,到了宠物店里,我把它从包里拿出来,我就像个老母亲一样,护着自己的孩子,特别怕她因为害怕跑丢阿什么的,但是当我把它从包里拿出来那一刻,我发现它死死的抓着我,头深深的埋在我怀里,整个身体紧紧的贴着我,它根本不会跑,我的怀里就是她最安全的地方。

我带她在「小佩宠物」店里洗的,店员小姐姐特别温柔,所以对他来说,第一次洗澡的过程还算挺温柔的,但是它非常胆小,完全没有了在家里的那种气势,在家不想被我抱的时候就是「莫哀老子」,但是在店里,我陪她在小房间里吹干的时候,它完全不能自己趴在台子上,一定要我抱着她,所以其实全程都是我抱着她,店员小姐姐一点点给她吹干。

但只是我抱着她,他就能安安静静地毫不挣扎。

其实在家里的时候,她需要我的时候,也会很粘我,比如有时间,我一个人进房间,他在客厅玩,我可能随手把门关上了,他在客厅玩着玩着找不到我,或者怎么样,他就会在门口扒我房间的门,我帮她开门之后,他就会看着我特别不爽的叫两声,感觉在骂我为什么把她关外面。

比如她每天晚上都是缩在我枕头旁边睡觉,之前我给他买了一个小老鼠玩具,她每次都会从地上叼到床上,放在我面前,然后趴在我怀里玩,之前我看书,他也是非要走到书上躺着睡觉,让我看着它睡着等等。

自从养了猫,我觉得我对社交的迷恋骤减,每天就像那种想飞奔回家带娃的老母亲一样,一加班就会想「今天又不能陪我的小猫咪了」,每次出去玩到十二点还没回家,我就会特别愧疚「今天又没有好好陪我的小猫咪」,回家打开门第一件事,就是找它,抱起来,认真的抱他至少三分钟。

每当这时候,我都会想起,我小的时候,我妈回到家把买的菜放到厨房,跟我说的第一句话一定是「妈妈抱抱」,我特别能理解那种,我妈需要通过拥抱她的女儿来化解一整天的疲惫的这种心情,也理解了这份爱背后的令人不适的控制欲。

其实,我这次带她去绝育之前,做了很长时间的心理建设,我做了很多的攻略,手术之前要买什么东西、要提前八小时断事、2小时断水,上海哪一家医院做的还可以、手术之后需不需要住院、几天拆线,小猫咪会有什么不适,麻醉会有多大的风险,手术之前的检查需要做什么等等。

但我最需要心理建设,或者最玻璃心的其实是,我是不是应该带她去绝育。某种程度上来说,我剥夺了她的生育权,虽然可能对于一只小猫咪来讲,生育权这个东西,很空洞,没有一只猫会对你说「你凭什么替我做选择」,可是那可能只是因为她没权利也没有能力表达,我作为它的「老母亲」,让她绝育,美其名曰是为了「她的健康」,其实只是一己私念,只是因为「我怕麻烦」而已,我不想听她发情的叫,不想承担照顾她怀孕、生小猫咪的过程,仅此而已。

这就是所谓养育之恩,赋予上位者的一种无形的权利,很难评判,甚至也无从评判,因为最终,我还是带她去绝育了。

封面插画「棉签」

@滚笑海菠萝 【公众号/微博】

展开Show Notes
Kevin_Coleman
Kevin_Coleman
2021.7.04
00:00亲完了嘿嘿,然后说了句可以么?哈哈哈哈哈 嘿嘿:爬
给我五毛
给我五毛
2021.4.30
你说脏话 报警了
00:00
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