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29 对话项飙:俄乌战争与日常意义螺丝在拧紧

Vol.29 对话项飙:俄乌战争与日常意义

103分钟 ·
播放数97333
·
评论数357

从眼前的疫情到远方的战争,近年来多次的公共讨论,看起来众声喧哗、群情汹涌,如果仔细深究就会发现,大部分话语其实都缺乏实际证据,缺乏专业的切入点,整体舆论的趋势也走向两极,而非真正的多元。

在这样的环境中,对话还如何发生?这是我们一直思考的问题。继《把自己作为方法》出版后,项飙教授和主编吴琦仍保持着日常交流,并为新的工作做准备。在一次邮件往来中,项老师提到他对俄乌战争的特别关注,并由此开始了一次新的访谈。

谈话从项老师和邻居一次偶然交谈开始,延展到他对俄罗斯“学者”亚历山大·杜金——他的具体学说在俄罗斯官方和民间都颇具影响——的阅读和分析,以此作为他理解这场战争的参照物,持续追问战争因何而起?背后的意识形态如何运作?真正的危险在哪里?

在相对专门的理论探讨之余,他的观察对于国内诸多话语纷争还有更具体的提示——今天的中国可以如何直面世界性的议题?看似遥远的国际冲突,和此时此地的日常生活、意义构造存在什么联系?如何引以为戒?警钟为谁而鸣?

04:54 关于乌克兰战争的舆论“争锋”
08:02 为什么关注杜金?
22:01 项飙:战争本身有超出现实的意义诉求
24:39 杜金是“普京的大脑”吗?
31:02 冷战之后,俄罗斯的精神危机
37:15 “杜金不是简单的民族主义,他认为国家不太重要,最重要的是文明”
41:07 “新欧亚主义”作为“第四种理论”
——杜金与其他意识形态的异同
49:37 杜金的理论,为什么真的能搅动这个世界?
1:03:40 把历史虚无化,把正义虚无化,仅剩权力之争
1:09:39 “我们也不怀念苏联,我们怀念的是那一套原则”
1:18:49 寻找杜金的漏洞:普通人在乎“文明”吗?
1:29:25 今天的问题是意义构造的问题
——如何构造自己的意义?

-谈话中提到的书籍
《地缘政治基础》(The Foundations of Geopolitics: The Geopolitical Future of Russia),[俄] 亚历山大·杜金著
《自杀论:社会学的研究》,[法] 埃米尔·涂尔干著

-谈话中提到的刊物
《新左派评论》(New Left Review)
《外交》(Foreign Affairs)

|本期封面|
摄影:吴琦

|来互动|
如果你对本期话题或本节目有任何想法或问题,请大胆在各收听平台评论区留言,或者微博吴琦@五七,与主播互动。下期节目中,我们将挑选一些问题,由主播吴琦做出回答。

|关于「螺丝在拧紧」|
监制:彭倩媛
制作人:胡亚萍
编辑:菜市场
视觉设计:李政坷,杨濡溦
节目运营:张博雅,曹岳
原创音乐:徐逍潇
实习生:汪书婷,乌兰图雅

展开Show Notes
KIRI
KIRI
2022.4.07
我的小宇宙待播列表里排了很多期节目,但是一看到项飙老师,它们都得再等等了
任月昊任月昊:呜呜呜,爱项飙
RDark
RDark
2022.4.07
项飚老师说的很对,不要陷入二元对立的、想当然的、先验的臆断中去,要做功课
thisisyuany
thisisyuany
2022.4.07
看到推送 立马起床跑完五公里了嘻嘻
张_xn85:一个小时四十五分钟才跑5公里?你是走的吧?
Miamarkus:也许人家只用开头部分伴着跑步呢,为啥非得理解成节目时长对应公里数= =
3条回复
江鱼丁
江鱼丁
2022.4.07
1:38:02 “贬低乌克兰”的情绪,有一种可能是来自恐惧。因为害怕自己也遭受同样的命运,所以从各种角度证明,对方是低级的、自己是高级的、那么对方的遭遇永远不会落在自己身上。至于为什么有时恐惧导致团结帮扶,有时导致相互踩踏,我也很困惑。
Khandha:在我们近代遭遇了同样被帝国主义操弄的命运时,中国人产生了严重的精神危机,这种精神危机使人们演生出两种矛盾的心态,一种是义和团式的、无限回护本民族尊严的朴素民族主义,一种是“落后就要挨打”、挨打是因为大清自己不给力怪不了别人的社会达尔文主义,我觉得当下关于俄乌问题的舆论撕裂就是这两种思维的纠结的反映。
江南大馒头:我认为不是一种恐惧,而是一种对无法主导自身去向的国家的不屑,乌克兰问题我们是没有立场的旁观者,这些情绪是作为尚能下棋的棋手对棋子命运的感叹而已。
8条回复
林小熏
林小熏
2022.4.08
01:28:25 我觉得项飙作为人类学家,还是缺乏哲学的批判工具,所以用民生来批判就弱了。杜金么就是一种民族唯心主义呀,所谓跟日常无关,本质上是因为脱离历史现实,他的所谓文明基因,是典型的“想象的共同体”,确实是纳粹的温床
Zhoudolphin
Zhoudolphin
2022.4.07
感觉杜金的历史观是非常静态的,文明本来就是相互交融、不断碰撞、不断演化的。
Granite
Granite
2022.4.07
1:31:22 这样的氛围真的挺难过的,现在只能让自己少说话,多去阅读,听播客,做事。之前听到一句话说“我觉得长大就是消耗的过程,你对世界的相信,你对爱的期待”。我完全没有想象,我才活到这个年纪,竟然会如此灰心丧气,甚至有些许的恨,为那些被不公平对待,为那些难以理解的行为。但我去调节那些恨,希望它变成生活的韧性,去做我能够做的事情。
Septiembre:网络确实加速了这个过程。
灰色滴寒鸦是什么道理
灰色滴寒鸦是什么道理
2022.4.07
01:11:49 对于日常生活和国际社会的想象都是丛林式的,这两种想象会互相解释,使得这个信念看起来非常坚固。个人生活的丛林感的投射,变成了一种游戏而没有道义上的原则。这就是虚无主义。
吴平_cU7K
吴平_cU7K
2022.4.08
我个人理解,当代世界在西方文明的笼罩之下,非西方民族长期承受了一种或隐或现的世界二等公民的感受,尤其在非西方的精英阶层这种感受是非常敏锐和强烈的。西方的优越感好像是与生俱来的,在物质和精神层面都是不可否认的事实。但随着西方经济和政治问题的日益加剧,非西方社会精英似乎看到了改变自身命运的一丝希望。开始急切地寻求一种突破其历史宿命的理论和方法。而杜金的理论正好顺应了这种时代的需求,给非西方社会找到了一种“反抗”的理论基础和迫在眉睫的实践动力。这股潜在的力量是非常巨大的。这就是为什么许多非西方国家在这次乌克兰战争中不愿意主动战队西方一边的原因。在普罗大众普遍反对战争和杀戮的基本立场之外,同样也有一种对于自身尊严和命运抗争的需要。生存和尊严是人性不可或缺的两个方面。这是具有“天然”优越感的西方人所难以感受和洞察的。
霓虹_4v4Z:是的。冷战后的三十年世界里,对于俄罗斯和中东还有许许多多第三世界而言,这三十年对于他们来说,并没有想象的美好,甚至变得更差。我们眼里的美好岁月,是因为我国本身也得益于世界贸易体系,三十年时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而发达国家里......抛开几个少数发达国家经济体,欧洲很多国家经济产业自身也出现了问题。
az_WRC8:从联合国各项提案的投票结果来看 非西方国家普遍站队乌克兰 未必站队西方 但是代入乌克兰角色感受生存和尊严 是很容易的事情
Granite
Granite
2022.4.07
1:35:50 项飙老师一直强调关心自己的“附近”,关注到真真切切的日常生活,不被模糊的情绪所束缚,去追寻为什么,这个启发对我很重要。
whenback
whenback
2022.4.07
感觉杜金之流的思想就像僵尸诈尸。把各种学科的理论撷取部分可供利用的内容作为自圆其说的一套理论用以支持自己的野心,哲人王或说骗子都挺擅长。
教父是死神:21:22 俄新社除了26日那篇报道表现了俄罗斯准备吞并乌克兰的企图外,4月3日还有一篇文章《俄罗斯该如何对待乌克兰》,当中就提到了几点:1由俄罗斯来定义何为乌克兰的纳粹2乌克兰的抵抗应该被解除3对乌克兰进行某种程度的清洗4在乌克兰建立傀儡政权,并在某个合适的时间并入俄罗斯
Kittencore:没看到报道 我翻了中文页面 能给个链接么
5条回复
Violet阿紫
Violet阿紫
2022.4.07
42:27 项飙老师对杜金理论与此次冲突的解析深入浅出,清楚详细易于理解👍
我不跑调
我不跑调
2022.4.07
24:02 这个“乌克兰是俄罗斯文明发源地,所以我们要避免别人先占领了”的说法好可怕……
HD888500小行星:感觉强调文明是刻在血统里的理论也挺恐怖……
liugenwang:就是强盗逻辑呗
3条回复
Futureman2050
Futureman2050
2022.4.08
16:03 德国🇩🇪在欧盟🇪🇺的困境也是不言而喻的,如果你的政策过于激进,会引起周边国家的警惕,难道又要发起世界大战(所以德国🇩🇪政府在这块有一种历史愧疚感,导致一些政策是裹足不前);其次,基于第一点,德国🇩🇪在某种程度有点“冤大头”的境地,作为欧洲的经济引擎和火车头,它在过去的所有改革有一种 接近中文说的“好心干坏事”,看看默克尔执政时期的移民和难民政策,至少目前来看都是失败的,在很长时期内,欧盟🇪🇺和NATO都无法摆脱成为美国战略棋子和弃子的命运,我觉得这是最悲哀的一件事情
HD304489l:你把德国想的太可怜了,事实上德国在吸整个欧元区的血,德二德三没做成的事现在的德国都做到了,另外是欧盟自己选择了靠向美国,原本欧盟可以考虑拉俄罗斯入局由俄罗斯提供原材料和安全保障,自己选的没什么好可怜的。
Futureman2050:00:00 你说的没错,我没有说德国🇩🇪可怜,只是觉得某种程度上他有些时候是进退两难的境地
4条回复
某戴同学
某戴同学
2022.4.07
01:08:12 为了文明共同体而牺牲其中的个体,听到这样的理论,仿佛回到了二战前的世界
某戴同学
某戴同学
2022.4.07
24:05 意识形态的铁幕又起
林小熏
林小熏
2022.4.08
真庆幸中国有佛家,总能消解掉想象中的任何“本质”论;又有阴阳,所以就不会有僵化的永恒的对立面……此天朝非彼天朝,我们的命始终是比大鹅好😜有点心疼大鹅,当然更心疼乌克兰
星星是冰冷的礼物:🤐但是当权的是儒家耶 看起来还是程朱理学那种
无待:自己都生活在铁幕之中而不自知,醒醒吧……
4条回复
林小熏
林小熏
2022.4.08
01:40:56 讨论的最后,请大家回到自己的物质生活的地位上,显然是一个非常无力的建议,普通人、年轻人不正是因为这个地位的渺小和无力,才向外寻找各种意义和说法吗?我很失望的是主流的文艺领域始终无视中国自己的文化传统,仿佛它已经彻底过时失效,连纳入视野都不值得,中国人思考的主体性,我们的信心来源除了来自我们自己的文化资源还能来自哪里?不建立在此之上的我们个人的物质生活能有什么?哎,对我来说听项飙至此可休矣
糖醋老虎
糖醋老虎
2022.4.07
01:28:18 觉得项飚对他批驳是自相矛盾的啊,说他的理论跟普通人脱离太远,普通人关心的都是日常吃喝拉撒孩子老人分配公平。项飚之前批评没有社会主义理想,用权力斗争解释一切是虚无主义,现在又批评杜金太理想了。无非是两种脱离民生的理想主义,他站一种不站另一种,这算啥有力批评啊
本尼很神奇
本尼很神奇
2022.4.09
01:33:31 国内绝不是一边倒支持俄罗斯嘲笑乌克兰等等诸如此类的。至少,我不是。在最初的震惊愤怒恐惧之后,我也冷静下来,不再对被贴上“黄俄”标签的网友产生愤怒敌意。因为我相信键盘背后的ta也有具体的生活,ta一时的看法评论并不影响我的生活,也不见得ta此时的见解能定义ta本人——人对世界的看法会改变的。就像我虽然讨厌司马南之流,但我仍然跟订阅司马南公号的邻居愉快相处。我不愿被任何意识形态宏大叙事裹挟,也不想把跟我观点不一致的人妖魔化;否则,我跟我批评和反抗的霸权有何区别?
LearnerLiberty:我觉得很大一部分人只是把时事新闻(新闻背后的是非曲直也不例外)当成茶余饭后的消遣,很难有深入的思考,我认为我们可以无视这些人以及它们盘踞的网络平台。再加上大多数所谓黄鹅的那些“观点”或者“立场”都很难有稳固的事实与逻辑支撑。即使这群人就像鬣狗与蛆虫一样声势浩大,也不过是空无一物。至于不妖魔化别人,这个是没错的,即使是最和我们不合的人群与我们的共同点也远大于差异点。
怒吼穿过晨曦:挺好,还真就那么回事,但上边这几段发到同学群,那得引起小俄乌战。但不会有给我送援助对抗乌合之众…
3条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