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 B面 编辑部闲聊——“葫芦”生根伦敦、DJ自由自在以及被语言裹挟的当代艺术夸夸歧谈

004: B面 编辑部闲聊——“葫芦”生根伦敦、DJ自由自在以及被语言裹挟的当代艺术

56分钟 ·
播放数98
·
评论数0

警告!本期为B面节目,编辑部吹水聊天团建、没什么太多重点且毫无结论。


时间:2022年6月4日 端午节

本次参与者:伟田、梓耘、小依、粒粒安

00:50 “葫芦”,一个和在伦敦的留学生朋友们一起玩的组织,目前状态是没有固定支持,没有固定场地,为下次活动游击。

04:20 为何要创立葫芦

06:40 梓耘:葫芦最近做的一件事 —— 对migrant art workers来说,如何在英国艺术文化领域的funding相关的workshop:为何对移民来说申请经费会更难,如何认知这里系统性的资金问题,如何在英国申请经费。

10:30 伟田:庞大的、滞留英国、身份模糊的艺术留学生、移民似乎未意识到pubic funding提供的机会。葫芦并不仅仅处理华人身份,也从public funding得机制出发

15:20 粒粒安:广州强调在地,或许是因为在国内的艺术和文化语境里,北方一直是占据主导的。

17:00 小依&粒粒安:广州有很多“组合”,大家不太用个人的名字,带来很多自由,也欢迎更多人流动加入。梓耘:“大学社团”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组织,可以生生不息地搞下去——伟田:在想这和artist collective有什么区别。

23:45 伟田:音乐系统里的自由:DJ有艺名,乐手可以在不同乐队里,有不同的厂牌发行不同的音乐,也有host演出的地方。——题外疑问:最近几年有什么好的乐队冒出来吗?(推荐一下广州的“南非是多”

28:30 小依、伟田、粒粒安:DJ的工作方式似乎比当代艺术系统更自由?声音sound economy 似乎比视觉visual economy 受到的系统性约束更少?我们提到的:DJ Irie, twitter@ DJ Scholarship, Howie Lee

36:30 梓耘:艺术的基建似乎没有准备好去支持以非视觉方式创作的艺术项目。

39:00 对声音和视觉的混乱讨论——

粒粒安:艺术家要学会当代艺术这套话语去描述自己的作品。

梓耘:以艺术作为主题的经济系统准备让钱流向哪里。

语言很多时候是一个避不开的中介。

小依:making something visible 本身看似平权,却也是视觉霸权。

伟田:对opaque 感兴趣,opaque和把事情说清楚之间的关系。

粒粒安:Fu Yongxin说,广州在野艺术家盛行木刻、推手、精神分析。我接了一下——伦敦艺术家流行素食、攀岩和瑜伽。


剪辑:伟田

shownote: 小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