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13|“好的职业教育”:给学生搬梯子的人HOPE歪楼

vol.13|“好的职业教育”:给学生搬梯子的人

122分钟 ·
播放数541
·
评论数4

本期介绍

2021年10月,《三联生活周刊》发布了以“好的职业教育”为题的专刊,记者们探访了位于北京、深圳、郑州、苏州四地的多所职业技术学校,围绕技能大赛、校企合作、德国双元制落地等话题展开了一系列讨论。2022年11月,《三联生活周刊》再次推出以“好的职业教育”为题的专刊,这次记者们深入到了位于株洲、广州、南京、长沙的四所高等职业技术学校,以这四所高职学校为例集中探讨了校企合作的发展现状与未来。

子懿和从志作为记者参与了三联职业教育专刊的调研与写作,期间与HOPE学堂有许多交流。这期播客从他们的采写经历和对职业教育的观察和理解出发,看到几所职校的历史和发展、办学者和教师的关键作用,感知“普职分流”政策下正在发生的改变。办好校企合作的关键因素有哪些?产业瞬息万变下,职校如何求生?升学趋势对职校办学有何影响?如何看待技能大赛和职业教育普惠性的冲突?不同职校的人文教育、文化生态如何?


嘉宾介绍

黄子懿:《三联生活周刊》主笔,主要从事社会公共议题、产业财经的深度报道 

张从志:《三联生活周刊》记者,入行五年,关注社会、经济及其他有意思的话题


时间节点

03:36 精英教育与普惠教育:“培养珍贵的普通人”

06:50 早期调研、学校选择和采写过程

16:59 湖南铁职和苏州工业园区某职校的校企合作历史

22:18 南京某职校与宝马的合作历史:从门庭若市到国企改制下的艰难求生

32:47 “好的职业教育”:办学者的使命感与企业的主导

44:30 决定校企合作成败的关键因素:企业与办学者的积极性

56:33 校企合作中的灰色地带

01:03:39 职业生存与职业发展课程:“50%教技能,50%教职业素养”

01:09:32 为学生想尽办法的好老师

01:14:22 树立为典型的少数,仍在刻板印象下的多数

01:18:28 对技能大赛的反思

01:23:08 校园文化: “管理”学生的方式与学生内部的生态

01:30:08 “优等生”的双重困境

01:33:48 职普分流的现状与未来

01:38:28 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的异同

01:41:12 不同职校的人文教育:“普惠”与“功利”

01:48:49 升学趋势对职校办学的影响

01:57:20 校企合作在文科专业内的可行性


制作团队

策划:自存、子津、热带鱼

主持:子津

技术支持:小萌

剪辑: 小钊、真丽

文案:小钊、真丽

排版: 热带鱼


播客招募

在此,我们希望招募更多的职校老师(专业包括但不限于交通运输、信息技术、服装设计、农林牧渔类、学前教育、旅游服务等)作为节目嘉宾分享自己的执教故事。出于对节目嘉宾个人隐私的尊重,节目可匿名并做变声处理。

如果你是职校老师,并对以下选题感兴趣:

1、职校技能实训课程开设与授课经验,或职业技能比赛参赛故事及指导经验

2、校企合作实习的形式、落实与经验

3、职校教师转行故事

4、与学生们的相处故事

或提出自己的选题,


欢迎点击问卷链接报名。期待您的声音!

www.wjx.top


如何收听HOPE歪楼

你可以在微信搜索“HOPE学堂”关注我们,也可以在小宇宙、喜马拉雅、苹果播客、网易云音乐等平台收听我们的节目。

RSS订阅:www.ximalaya.com

如果你喜欢我们的播客,想要和我们一起支持职业教育,欢迎点击微信推文中的“喜欢作者”给我们打赏,或者通过参与月捐这种更持续的方式,支持一直在职业教育领域耕耘的草根公益团队。

加入月捐很简单,关注微信公众号“HOPE学堂”,后台留言“月捐”,就能看到月捐指引。


欢迎与我们交流

HOPE歪楼是一档关于职业教育的播客。我们想要陪伴更多职校生成为自主、自立、自信的青年,想要传递默默耕耘的职校老师的声音,也想要与每一个你建立更多联结。

如果你想要分享你的故事、经历与感受,或者想要和我们一起聊聊职业教育,请给我们留言或邮件联系。我们也欢迎你以语音或文字的形式给我们写信,请将你的信发送到以下邮箱地址:

hope2018new@163.com

也欢迎大家加入我们的微信交流群,一起分享职校相关的经验与观察。

想进群的朋友请在“HOPE学堂”微信公众号后台私信留下你的微信号,并注明“播客”,我们会尽快拉你入群。如果有任何问题,请联系微信号:hopecaomei



展开Show Notes
MattT
MattT
2023.1.18
非常棒的一期节目,提供了很多有意思的案例和思考。 听到嘉宾提了很多次德国的双元制,同时在提倡职业教育中的企业主导。我觉得节目中可能出现了一个对德国双元制比较关键的误解。德国的双元制并不是企业主导,而是行业、劳工、政府三方合作。中国在学习德国双元制时,有意忽略了劳工代表组织在其中的制度性角色。之所以强调行业,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德国职业教育提供给学生的是能在整个行业中自由流通的技能,而不仅仅是为了满足单个企业的用人需求的企业内技能。
肉松青团子
:
非常重要的补充!谢谢❤️
Zorina
Zorina
2023.8.15
听完撒花ᕕ≧∇≦ᕗ⑅꙳ ♡ ༘
肉松青团子
:
嘿嘿(⁎⁍̴̛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