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8 | 孔乙己的长衫,玲娜贝儿的短褂

028 | 孔乙己的长衫,玲娜贝儿的短褂

70分钟 ·
播放数19864
·
评论数194
展开Show Notes
HD970064e
HD970064e
2023.4.22
播客圈的阶层也太高了。体力活的辛苦还用自己去体验才知道吗?很多人的父母,不就从事体力劳动吗,农村种地工厂干活就不说了,城市里个体户,你爸爸送煤气送大米送水,我妈给人上门做家政。这才是中国大多数人的现实。 另外,B站快手抖音,各行各业的人拍视频,跑长途的卡车司机,农村采茶叶,东北农村大嫂腌酸菜,新疆采棉花,内蒙古葵花插盘,各种体力活都能看到。

互联网舆论场最低的参与者,可能是小镇做题家,小镇做题家很多出身就是非体力劳动家庭,虽然他们在小镇,但父母很可能在体制内,他们可能也从没参与过体力劳动,长衫从上一代就穿在身上了。只有这个阶层以上的人,才存在脱下孔乙己的长衫的问题。只有这个阶层,才能支持很多年在家不工作,专职考研考公考编,为了保住长衫。甚至更远古的时代,丧心病狂高考复读十年的传说,也多出自这种家庭。现在因为可以出国留学,这样的传说就消失了。

像我这种人只敢自称中华田园做题家,中考如果没考上高中,可能就跟其他同学一样到宝安东莞进厂打螺丝了。其实上一代的大学生,从事体力劳动的多的是,菜市场卖卤菜,夜市摆摊,他们早就默默脱下了长衫,但是他们不能被北京上海的那些舆论场的KOL所看到,他们能看到的也就是还跟他们有接触的外卖员快递员网约车司机了。
HD660536l:有时候听播客讲时事或者美化一个年代的时候,经常有一种何不食肉糜的感觉,他们对距离他们很远的贫穷报以同情,却没有真正理解过他,只是他们作为人文关怀的一部分
HD953594y:确实,听了下来感觉主播们都没有聊到痛点。只是采样了豆瓣抖音等媒体平台能够被看到的案例,可能跟主播们的阶层和世界隔的太远了吧。更靠近田野一点才能更鲜活一些
14条回复
1:06:11 此刻,我在南方某片鱼塘中,抱起石灰然后将石灰泼洒进鱼塘,满身布满了石灰。雨后天气还是一片阴郁,泥土吸收过多的水分变得泥泞,绿植也都变得葱郁起来。不幸的是由于开春异常的天气鱼塘大面积死鱼至今还不断泛着白点(鱼死后会浮气露出鱼肚)。我就是一位普通的农民,同时我也是鼓腹而游听众,听着节目,忙着手上的活。
aliennnn
aliennnn
2023.4.21
有人批评过南京德基的柜姐脸臭。脸臭当然可以被批评。但是仔细分析下,脸臭应该是那个柜姐少数的几个可以增加自尊的手段。自尊是每个人都不可或缺的东西。一个人如果没有自尊,Ta会灭亡。
而且说回来,中国社会就是看不起服务业者的。畸形的社会歧视氛围下,每个人都要承担歧视带来的代价。你可能觉得你是尊重服务员的。但很可惜,你的同类不尊重。
欧椰椰:柜姐是服务行业售卖产品的销售,这个岗位的要求职责就是要让客户满意啊用户体验不好也很影响品牌的营销和品牌形象吧?为什么选择了这份职业谋生要通过脸臭来维护所谓的自尊??自尊感的获得不是来源于此吧~第二段所说的逆向歧视也不是所有人都歧视服务行业者吧?人的贵贱是卖便宜货就low卖奢侈品就高大上吗?还是人都要摆清自己的心态不能乱共情吧,因为ta被不会尊重人人品不怎么滴的人歧视就要让他对后面的顾客都摆脸色?
觉远:这只是你的猜测。。。
请保持这个更新速度!!!
777阿
777阿
2023.4.21
1:06:49 现在就是制度性的歧视……各种福利制度都是和学历挂钩,法律更是不保护…
一粒鹅:和户籍挂钩,和学历挂钩,和社保挂钩。
Eli_White:也和身份挂钩
zqx_imga
zqx_imga
2023.4.22
43:36 前两年跟一个年龄大的朋友聊天,他在我们这的一家工厂上班。聊到他之前的一个女同事说特别矫情说是之前是我们学校的老师,我一问名字原来是我们小学的音乐老师也是我们1-3年级的班主任,她教了我们三年她人很阳光热情我们都特别喜欢她,她心地也好经常给我们班家境不太好的同学买文具。后来我们小学毕业我们学校就停办了。因为我们是厂办学校所以学校学停办后她就被安排到厂里当了一个普通工人。正好就分到我这个朋友的班上。他说我们这个老师从来不在休息室跟他们聊天也不愿意待在休息室嫌休息室烟味太大说话也粗声大气的,活干完就一个人拿着葫芦丝在库房里吹葫芦丝。我去过他们库房里面特别的空旷而且粉尘特别大。他当时说完我脑子里想到的那个场景。特别心疼我们老师。
好周五指标:鼓腹而游更新
八个梦
八个梦
2023.4.23
13:26 原来精英能想到最重的体力活是类似于开茶叶店
跟短褂们的“皇帝种地一定是金锄头”一模一样🤣
HD660536l:所以我觉得这一点也很尴尬啊,反正非底层人士讨论底层人民的选择话题很尴尬的
EEElise:主播完全不是这个意思。能听出来他们确实底层经验匮乏,但不能故意曲解啊。
5条回复
HD571300z
HD571300z
2023.4.27
其中一位女主播反问“我们有能力做轻体力劳动吗?”这句话真的很像gtq小编问“我有资格有能力去扫大街吗?”最后举例子举半天举了个要求会英语的国际招待……😓让整个节目洋溢着一种展示精英的道德与慈悲的从上而下景观化轻劳动者的味道。
HD922044u
HD922044u
2023.4.24
这……这个热点完全没吃透呀……两位女主播作为文化记者有点悬浮了。
halfmoon_:这是三位主播一起合作的节目 仅针对女主播是不是有点儿过分了?
HD571300z:其实三个主播讲的某些话我作为一个轻体力劳动者真的会觉得还挺不舒服
3条回复
HD964654i
HD964654i
2023.4.21
50:01 我承认自己做不了轻体力劳动,是因为身体条件不允许,长时间的办公室劳动已经让身体处于亚健康状态,高度近视、干眼症、腰间盘膨出……还都是不可逆的劳损,靠锻炼和保养也回不到当年的身体状态了。在此还是觉得很羡慕能做得了体力劳动的,起码他们身体是健康的,而这随着年纪的增长是越来越重要和珍贵
WJoel:我爸做木工,被切掉了两根手指,但还是继续做。体力劳动者不是想做,而是不得不做
HD571300z:……体力劳动跟身体健康根本没太大关系
5条回复
18:35 乡村文明中的人,闯入到一二线的城市文明,他们可不就是被嘲笑、被忽视的对象吗?他们打电话开外放、地铁里岔开腿坐还不知道让座、坐电梯不知道靠右、不知道如何高效沟通……他们的尊严,在城市文明中早就被践踏的啥都不剩了!
HD560191w:坐电梯站稳扶好即可😁
Ponty
Ponty
2023.4.21
我因为工作,接触过那种打零工的人(类似三和大神吧),我认识的妹妹可能也就二十出头,穿着很像朴素,像乖巧的高中生,她和她老公还有一群朋友一起租房打工,从家出来到昆山,干了几个月,然后听说山东招工多,有关系就换个地方,再做段时间。可能的话再换… 新时代的游牧民族感
拉昆
拉昆
2023.4.26
12:53 看得出来大家连体力活有哪些都说不出🤣
HD867012z
HD867012z
2023.4.22
我觉得归根结底在于“工作没有高低之分”这种话,根本就不是人类的共识。科学家、白领、农民工,有几个人能真的接受这几个工作没有高低之分?能不痛不痒说出擅长哪个干哪个?越和教育、文明以及所有体现现代性无关的,技能习得周期越短的工作,越容易被认为是低等的——毕竟人类每次与动物相比时最引以为傲的就是脑子啊🤪以前可能是官方喊出工作无贵贱,希望拉动经济各行业都有人愿意干,现在人自愿喊出工作无贵贱,可能还是有点将心比心,也给自己留好退路、多些选择的意思吧。
aliennnn
aliennnn
2023.4.21
16:16 所以我很难说出某某地方服务很好这种话。说出口的时候我心里很罪恶。服务到一个什么程度是合适的是恰当的。一旦说到服务,我总觉得对彼此的尊重就不重要了。顾客只是实现指标的载体,而服务者只是一个人形机器。
ZachWang:有些服务和服务员没有关系。比如南方的久久鸭可以凉拌,北京就不可以。
半醒哥哥
半醒哥哥
2023.4.23
1:05:05 我自己留学的时候就做过三年轻体力劳动,每天晚上六点到十点半,中间休息半个小时。(在某服装连锁做售货员,需要站立、应对顾客要求、摆货、整理货物、收银结账、关店时整理货物等)。当时周围有很大一部分打工的人群都是大学生(日本允许高中大学生打零工)赚生活费或者零花钱。周围的学生有做店员的,也有做章鱼小丸子或者烧鸟店店员的(和他们交流会被告诉一些料理的技巧),快递员,成绩好且不怕麻烦的当家教…
我发现是因为这段轻体力劳动的经验让我哪怕在上班之后去了别的行业,我也非常理解且尊重轻体力劳动。(虽然我觉得我现在的行业也非常需要体力劳动,但和经历过的比还是不算需要体力的,至少可以坐着)
职业平等不只来自于薪酬的差距,可能也和个人生活成长经验有关。
法缪尔
法缪尔
2023.4.22
48:35 🤣我倒觉得程主播作为绿叶挺好(可以娶机器人的人设
大写J
大写J
2023.4.23
1:06:10 还有一点没有提,是底层工人的权益保障问题,虽然当下大厂996的讨论很多,但是对比一下工人,996对他们而言算是“福报”了吧?多少年轻人不想进工厂,是因为现实工厂压迫枯燥裸奔的实例过多以及血淋淋……
HD613174x
HD613174x
2023.4.26
48:15 最爱听二位女下属怼程老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