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大案追踪⑦:中俄列车大劫案,横跨18年的大追捕“三联·大案追踪”有声剧

三联·大案追踪⑦:中俄列车大劫案,横跨18年的大追捕

25分钟 ·
播放数355
·
评论数0

【案件回顾】

1993年初到6月,苗炳林、牛顿、朱兴金、黄亚平等4伙歹徒在K3\4次国际列车和莫斯科华人圈抢劫、强奸、伤害20多起,随即成立的专案组在俄罗斯和中国境内开始了大规模的侦破搜捕,到1994年虽然一共抓了102人,也有漏网之鱼逃窜到第三国。

2011年7月,苗炳林团伙的“东城老七”宗立勇在首都机场归案。从1993年到2011年,追捕从未停止。

“中俄列车大劫案”报道者杨璐:

大家好,我是《三联生活周刊》的记者杨璐。2011年我写了《18年的跨国追捕:中俄列车大劫案》,这个其实是三联大约十几年前,有一个栏目叫做“追记”,我们会写很多从前的大案要案;而且当时也有一个新闻,就是中俄列车大结案里面当时没有抓到的一个犯罪嫌疑人落网了,18年以后把他追捕到了。一个是新闻由头,然后再一个就是追记的栏目,所以就有了这篇稿子。

这个案子其实当时特别出名。因为90年代拍过一个电影,就是叫《中俄列车大劫案》,我记得是吕良伟演的,那个时候我还特别小;然后前几年还有一个电视剧,也是以这个案子为主题的,一共大约拍过两次。

我当时写的时候,其实有一个时机可能好一些:当时公安部里面负责协调整个跨国追捕的副部长,和当时直接去抓捕的北京铁路分局的刑警——后来他已经是局长了,他们两个人是刚刚退休。对于这两个人来讲的话,可能是他们两个人这辈子经历过的最大的一个案子,而且非常有时代背景,所以他们讲述这件事的意愿也很强。后来可能很多人看到这些案子的好多细节,可能有一个来源是当时北京铁路分局的通讯员,然后还有就是当时我的采访。因为有一些内容可能是90年代或者是之前他没有办法说的,我采局长的时候,他还没有正式办退休手续,但是已经马上要退休,这样的一个时间段,他们还是很愿意讲一些细节的。

可能我们现在的人是没有办法理解这样的跨国追捕的。比如说他们到俄罗斯去是没有执法权的,但是他们又要把这些人从境外抓回来,所以其实他们走的时候,我记得他们带的是擀面杖、拿的那种锁,其实都是为了格斗的时候用的。包括他们到当地去了之后,还不能够跟莫斯科的警察明说这件事情,因为他们不能在那抓人。包括我记得他们抓完之后,这个人也能不能也不能从送到使馆然后回来,他们就在使馆旁边租了一个房,然后把人先弄到那儿去,然后再坐车回来什么的。

我还记得他给我讲到他抓的抓人的时候,就是他进去之后就把人摁住了,摁住之后然后那个人其实是要反抗的,因为他们在那个地方抓人,你是没有办法上手铐,你也没有办法拿枪什么的,你只能是人和人的肉搏,然后在这种情况之下,他就跟那个人讲,他说你要是反抗的话,那你现在你就撂在这个地方,你如果要是不反抗的话,你回去可能能见到一下你的亲人,然后那个人想了一下,还是决定不反抗了,跟着他回北京,接受法律的制裁。当时真的还挺挺惊险的,这些幕后的东西觉得还挺有意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