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20|一线社工:学生的成长缠绕着我的成长HOPE歪楼

vol.20|一线社工:学生的成长缠绕着我的成长

107分钟 ·
播放数279
·
评论数2

本期介绍


从2022年3月【HOPE歪楼】第一期节目上线至今,HOPE学堂是每期末尾都会提到的名字,但这一年半间却从未在「自家」播客中被详细介绍过。学堂为何服务职校生?在做些什么工作?学生们有着怎样的改变?改变和链接又是如何发生的呢?社工们的工作中为何有那么多无法量化的部分?


本期的两位嘉宾是HOPE学堂的社工扶雨和梓雪,均毕业于社工专业的她们坦言自己的职业选择属于本专业中「少有人走的路」,为何她们选择了这份职业?是什么支撑和温暖着她们?社工是「为爱发电」么?


同时,本期主播真丽跟学堂的缘分,也在今年2月从线上走到了线下,参与了学堂两个项目的协作工作。高频率的对话和相处中,她感受到了什么?对职校生和学堂的认识有何变化?



嘉宾简介

扶雨:HOPE学堂社工,曾参与或负责心理健康项目与职校生戏剧项目。

梓雪:HOPE学堂社工,曾参与或负责心理健康项目与职校生戏剧项目。


时间节点

04:20 嗯…HOPE学堂像什么呢?

07:03 HOPE学堂的各项工作内容

10:40 项目之外,我们与学生们的相处

12:15 扶雨和梓雪为何来到HOPE学堂

14:16 社工专业的学生毕业以后都不做社工吗?

19:45 “高考的时候很痛苦,社会学和社会工作实践让我找到了成绩之外的价值”

23:05 “接触学堂之前,我对职校生没有什么认知,参与学堂志愿工作让我撕下那些标签”

26:40 HOPE学堂为何选择关注、陪伴与支持职校生?

31:43 职校学生一般会去找怎样的工作?

36:25 尽管得到了夸奖,学生依然觉得自己不值得

40:57 如何创建一个让大家感到安全的交流环境?

46:08 “我就在这里,你需要帮助的时候就来找我”

50:45 学生的成长需要很长的时间

54:33 职校生戏剧《影子》的来龙去脉

1:06:42 在剧场,学生知道如何去表达,去表达爱

1:14:30 和学生们一起看到职业与未来的更多可能性

1:25:45 学生的变化:从“讨厌自己”到“没那么讨厌了”

1:29:34 学生的举动,让我感觉自己被看见了

1:30:00 我们如何看待自己与学生的关系

1:38:34 公益组织的资金来源

1:43:26 公益应该是“为爱发电”吗?公益从业者的劳动也需要被尊重与认可

1:45:14 “HOPE学堂像一个容身之所,我的疲惫、情绪会被看见”


制作团队

策划:子津、扶雨、梓雪、真丽、老三、希希

主播:真丽

剪辑:老三

文案:真丽、子津

排版:子津


播客招募

在此,我们希望招募更多的职校老师(专业包括但不限于交通运输、信息技术、服装设计、农林牧渔类、学前教育、旅游服务等)作为节目嘉宾分享自己的执教故事。出于对节目嘉宾个人隐私的尊重,节目可匿名并做变声处理。

如果你是职校老师,并对以下选题感兴趣:

1、职校技能实训课程开设与授课经验,或职业技能比赛参赛故事及指导经验

2、校企合作实习的形式、落实与经验

3、职校教师转行故事

4、与学生们的相处故事

或提出自己的选题,


欢迎点击问卷链接报名。期待您的声音!

www.wjx.top


如何收听HOPE歪楼

你可以在微信搜索“HOPE学堂”关注我们,也可以在小宇宙、喜马拉雅、苹果播客、网易云音乐等平台收听我们的节目。

RSS订阅:www.ximalaya.com

如果你喜欢我们的播客,想要和我们一起支持职业教育,欢迎点击微信推文中的“喜欢作者”给我们打赏,或者通过参与月捐这种更持续的方式,支持一直在职业教育领域耕耘的草根公益团队。

加入月捐很简单,关注微信公众号“HOPE学堂”,后台留言“月捐”,就能看到月捐指引。


欢迎与我们交流

HOPE歪楼是一档关于职业教育的播客。我们想要陪伴更多职校生成为自主、自立、自信的青年,想要传递默默耕耘的职校老师的声音,也想要与每一个你建立更多联结。

如果你想要分享你的故事、经历与感受,或者想要和我们一起聊聊职业教育,请给我们留言或邮件联系。我们也欢迎你以语音或文字的形式给我们写信,请将你的信发送到以下邮箱地址:

hope2018new@163.com

也欢迎大家加入我们的微信交流群,一起分享职校相关的经验与观察。

想进群的朋友请在“HOPE学堂”微信公众号后台私信留下你的微信号,并注明“播客”,我们会尽快拉你入群。如果有任何问题,请联系微信号:hopecaomei


展开Show Notes
冰冰856
冰冰856
2023.9.09
突然好奇一个问题,跟学生交心以后,男生会不会喜欢上社工姐姐😂 社工会不会担心跟异性学生关系太近会出现这种情况?如果出现这种情况怎么处理呢?
肉松青团子
:
可能会有😂我们也有讨论,所以一方面会界定跟学生的关系界限,比如什么情况下不能单独相处之类的。如果有发生“喜欢”的情况,就会具体去商量怎么办,理想状况下当然是跟学生讨论,也有可能会减少一对一的接触或者减少相处。还有一个比较重要的是要让学生接触到学堂更多的人,而不仅仅是跟某一个人接触,这样对于学生来说,不仅仅是这个人值得信任和信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