島嶼邊緣|鲁迅与丁玲:文学批评几种|读《肥皂》、《我在霞村的时候》S4EP8

島嶼邊緣|鲁迅与丁玲:文学批评几种|读《肥皂》、《我在霞村的时候》S4EP8

105分钟 ·
播放数1199
·
评论数47

島嶼邊緣|鲁迅与丁玲:文学批评几种|读《肥皂》、《我在霞村的时候》| S4EP8

 

本期节目缘由是去年年底我跟几位热爱文学的朋友一同组建了一个名为「島嶼邊緣」的文学小组。组建这个文学小组的目的是希望平时可以跟朋友交流探讨文学,恰巧她们也都是文学系的学生。平时上课或写论文时候都会需要阅读一些文本,我们时常就会相互交流自己对于这些文本阅读的理解。

 

本期节目我们回顾了之前一同讨论鲁迅和丁玲的文本的思维过程,分别是《肥皂》和《我在霞村的时候》。

 

本期嘉宾

停云

北京语言大学 现当代文学 在读

 

本期主播

诡谲子

 

本期内容

 

主要针对鲁迅《肥皂》和丁玲《我在霞村的时候》进行了文本细读


展开Show Notes
诡谲子
诡谲子
2024.5.14
置顶
有兴趣加入小组的朋友,可先加我的小红书(詭譎子,2847494726)或豆瓣(诡谲),与我联系
双日天
双日天
2024.5.14
刚细读了一遍《肥皂》,本来只想随便写两条,结果发现不少东西:
双日天:文章其实是插叙结构,而且关于四铭在街上的见闻都是被四铭太太一句句问出来的,对话的文本几乎是逆时间方向的回忆,四铭在不停地发泄情绪,四太太却只是随口一问,所以四铭在夫妻对话的时候其实在使用歇斯底里话语(传统意义上这个位置属于女人),四太太使用的则差不多是一种讯问技巧,把对方的关键词用疑问语气重复一遍引出对方的话,可能类似分析师话语;
双日天:街上的见闻都是四铭一面之词,不能保证真实;
22条回复
双日天
双日天
2024.5.14
1:33:02 刚刚感觉到了,如果从Propaganda的意义上说,很容易想到贞贞身上的圣徒色彩(从这个意义上说我甚至怀疑“贞贞”是不是真名)。但从文学上说,本文和鲁迅的比较重点应该是“看客”。
双日天:啊不对,我现在知道了,重点是“暗藏在旧道德中的色情想象”。
方一凡
方一凡
2024.5.21
wugao之铭是哪两个字啊?
诡谲子
:
无告之民
HD20232e
HD20232e
2024.5.15
wow因为一些西方文论内容关注的例外状态 没想到大家都比我小!
诡谲子
:
也没有 是嘉宾比较年轻
nooohhh
nooohhh
2024.5.13
书名号之间不加顿号哦
诡谲子
:
完全不知道,应该用怎么符号
诡谲子
诡谲子
2024.5.12
重新剪辑了
双日天
双日天
2024.5.14
1:42:29 正是因为“革命尚未成功”,所以她才这么写吧。总要相信更好的未来是可能的。
双日天
双日天
2024.5.14
1:38:58 从这里可以看出你前面对丁玲自己对的自身位置的看待可能有误解,她一开始还关心同行的女伴走远路脚累着,想要休息一下,但被拒绝了;文章里丁玲听完“听说起码一百个男人总睡过,哼,还做了日本官太太,这种缺德的婆娘,是不该让她回来的。”这句话之后的反应是“我忍住了气”,丁玲可能因为在组织中生活,所以显然比鲁迅对这种事的态度更加激烈直接。鲁迅在《祝福》里就没有使用这么直白的表达,他强调的是大环境对这种伤痛的无情遮掩。
盛琪
盛琪
2024.5.12
怎么加入小组请问
诡谲子
:
方法已置顶
双日天
双日天
2024.5.14
1:31:07 主体位置我理解是个相对位置,每个人应该都有一个自己可以发挥主体位置的场合(哪怕是只有一个人的场合),这里指的“主体位置”是什么意义上的?
双日天
双日天
2024.5.14
1:30:33 这种怀疑是你的(也可能是我的),但不是文本的,作者那时候的“相信”是一种在绝望中看见一点微光所激发的,就像鲁迅说“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
双日天
双日天
2024.5.14
1:24:45 原文还没读完,不过第一句话就提到丁玲刚从“嘈杂的政治部”离开修养身体,就是一种对非光明的暗示吧
双日天
双日天
2024.5.14
1:23:48 这里我倒是像问,真有能被观念建立起的革命性吗?
三重退避
三重退避
2024.5.13
文本分析和文化理论结合的内容很有启发
诡谲子
:
感谢!
同问!加入小组
诡谲子
:
方法已置顶
FHLSY
FHLSY
2024.5.13
求更新这种类型!!
HD234779z
HD234779z
2024.5.12
又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