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 同人小说:粉丝不是“愚蠢的接受者”,而是创作者 | 郑熙青&吴畅畅

03 同人小说:粉丝不是“愚蠢的接受者”,而是创作者 | 郑熙青&吴畅畅

48分钟 ·
播放数9542
·
评论数61

最近微博账号@亚非文学bot和@中东欧诗歌bot停更,事情的起因是有粉丝认为bot讽刺了他们的偶像。这两个bot平时主要翻译、分享一些小语种文学内容,以转发投稿为主。其中一篇投稿,内容本身没有问题,但投稿人的微博名引起了肖战粉丝的不满,最后bot经不住粉丝的施压,被迫停更。其实二月份也发生了类似的事情,肖战粉丝大规模举报了一篇人物设定比较“边缘”的肖战同人文,导致全球最大同人文网站AO3被墙,这引起整个同人圈的抗议和反击。

饭圈的“执法”究竟是一种什么性质的行为?饭圈思维的“出圈”对文学和日常生活有什么影响?同人圈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同人小说怎样促使人们开放地表达自我和欲望?

为此我们请来了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粉丝文化研究奠基之作《文本盗猎者》译者郑熙青,和华东师范大学传播学院副教授吴畅畅,一起聊聊饭圈文化和同人小说。

【主持】

小李,媒体人、文学评论人

【嘉宾】

郑熙青,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助理研究员,《文本盗猎者》译者。

吴畅畅,华东师范大学传播学院副教授。

【时间轴】

02:42 粉丝不是从小众走到大众,而是变得更加可见

03:48 举报在日常生活中趋于常规化

08:45 关于“圈地自萌”的问题

11:19 粉圈内部的细分是对微小不同的自恋,与个人主义的发展有密切关系

14:53 《星际迷航》的例子:粉丝文化和性少数运动联系密切

18:45 《文本盗猎者》关于粉丝能动性的讨论:粉丝不是“愚蠢的接受者”,而是创作者

26:14 现实主义同人文和“高H”文

30:19 《下坠》中对跨性别认同的书写

32:20 “泥塑”是什么?是为了“开车”还是性别转换的思想实验?

34:00 同人小说对多元性别的描写,能否影响现实世界?

38:10 同人圈可能是第一个能让女性写性幻想、表达性态度的安全空间

39:00 粉丝对真人同人小说的不满、耽改剧成名演员摆脱标签和污名之路

43:11 饭圈用语的泛化是否是一种语言污染?

【本期名词解释】

耽美:耽美一词产自日本,原义为唯美主义。现在在中国的网络语境中,通常指女性写作、女性消费、女性欲望为旨归的男性同性爱情文本。

同人:用已经成型的流行叙事文本(例如漫画、动画、游戏、小说、影视等作品)中的人物、设定衍生二次创作出来的文章及其他自主的创作。真人同人会运用现实中名人的公众形象,以此作为创作基础。

圈地自萌:在小圈子内自娱自乐,沉迷于自己的兴趣爱好,不去打扰别人的同时也不希望被别人来打扰。

逆苏(泥塑):逆向玛丽苏。玛丽苏是一种鼓励女性读者和观众自我代入文本中女性角色的文本,这个女性角色受到各种男性角色的喜爱和保护,与他们关系复杂,是文本情节的逻辑核心。逆苏就是将原本是男性的人物当作玛丽苏中的女主角来写。

高H:H是日语“変態(hentai)”的首字母缩写,后成为性行为的隐语,高H即指非常露骨详细的性行为描写。

孽力回馈:指遭恶毒的行为或恶毒的话反噬。

白嫖:粉圈术语。指什么事情都不为偶像做,包括买专辑,打榜投票,评论点赞等,只在网上浏览偶像图频、尤其是盗版的图频,但标榜自己是粉丝。

正主:经常用谐音写作“蒸煮”,是粉丝圈和同人圈中对明星本人的称呼。

【本期分享书单】

《论自由》约翰·穆勒

《城邦暴力团》张大春

【音乐】上海复兴方案

片头 - Public Poet

片尾 - There and Then

【视觉设计】孙晓曦

【后期制作】王若弛

本节目由中信出版·大方出品,JustPod制作。

【收听方式】

你可以在小宇宙、网易云音乐、喜马拉雅、蜻蜓FM、荔枝FM、轻芒小程序,以及Apple Podcasts、Castro、Pocket Casts等泛用型播客客户端上找到我们,订阅收听「跳岛FM」。

【联系我们】

微信公众号:跳岛FM

微博:跳岛FM

邮箱:tiaodaoFM@citicpub.com

展开Show Notes
莎拉芭奇
莎拉芭奇
2020.4.15
1.在文化版图中,粉丝不是从小众走向大众,而是变得更加可见,使主流社会意识到它的存在,最后寻求到某种合法性;
2.控瓶、反黑、举报的饭圈思维,背后是一套敌我逻辑。敌我逻辑是如何渗透,成为日常的沟通形式,同时被平台吸纳为由下至上的治理手段?
3.饭圈逻辑的特点:亲密情感化(妈粉、女友粉);组织化、规范的确立;细分化(“我不是像你一样的爱他,所以我们是敌人。”),建立在个人喜好和偏向的社群差异之上;
4.“圈地自萌”:微博即是全世界;
5.形成的多因异果:消费主义、女性主义的崛起;“对微小的差异的自恋”,在群体内部的放大;占有性个人主义的发展,为数不多介入社会生活、完成社会化的方式;由韩圈引入的组织形式。
Jangseng:举报逻辑的成功建立和判断举报是否成功的权利方有更大的关系。谁允许没有感情、视觉污染的控评,和貌似三观正确的举报存在,谁就应该承担最大的责任。
小宇宙领航员:🎉你的评论上首页啦!
4条回复
MoiIsland
MoiIsland
2020.4.15
當老師在播客節目裡大談特談他們的同人文見解時,感覺到世代間的隔閡不翼而飛,真是令人饜足的體驗呀(笑)
話說回來,我其實想表達的是,立足與當下原子化社會現實,我們的哲學建構,成為完善個體的需求似乎是被弱化的。我們恣肆地在網路上宣泄情緒,黨同伐異。這實在太令人失望了。我們當真需要呼喚理性的回歸。我們需要的是在對話之前,先將對方視作理性人,進而進行溝通。在諒解的前提下,尊重彼此的異見。希望明天會更好吧。
Jangseng:大多数饭圈的对话其实是很难做到理性和谅解的。在饭圈行动中冲在前线的人,发声最大的人,其实已经预设了一个受害者的心理。无论是对自己还是偶像。
已多次修改用户名:郑熙青老师是一个年轻的“学者粉”呀,如果你感兴趣的话可以找找她的论文看!
erdost
erdost
2020.4.16
其实许多研究明星同人文化的文章和讨论,都没有提到一点,那就是写男明星的女化、涉黄同人已经成为一条黑色产业链。在写手群中,通过有偿的方式征稿将目标男星作为受方的大尺度小说,这种情况并不罕见。许多人将fanfic视为为创作者赋权的书写,然而实际上它已经多少成为内娱环境中,对竞品男星进行去雄化打击的手段。本质上,这种基于商业价值和影视资源的暗处斗争和我们熟悉的所谓“恰烂钱”、“引导撕髀”的营销号并无二致,只是它蒙上了一层政治正确的外衣,因为它借助了同人文学的形式,而这种对男性气质的抵抗是为亚文化圈层的人所接受的。除此之外,在粉丝群体内部本身也存在泥塑粉群体,这让这条黑产链更为隐匿。将男星女性化,该如何看待这种做法不是我此刻想讨论的,只是想表达,掺杂了金钱元素后,它并不纯粹。当然,讨论同人文学是是否应该将它与商业割裂开来讲,也是值得探讨的。
Jangseng:!学习了(这种认为女化、受方、去雄化是污点的商业环境以及相关的商业判断挺恶心的
猫弟maud
猫弟maud
2020.4.15
名词解释搬运1:
【耽美】耽美一词产自日本,原义为唯美主义。现在在中国的网络语境中,通常指女性写作、女性消费、女性欲望为旨归的男性同性爱情文本。
【同人】用已经成型的流行叙事文本(例如漫画、动画、游戏、小说、影视等作品)中的人物、设定衍生二次创作出来的文章及其他自主的创作。真人同人会运用现实中名人的公众形象,以此作为创作基础。
【圈地自萌】在小圈子内自娱自乐,沉迷于自己的兴趣爱好,不去打扰别人的同时也不希望被别人来打扰。
【逆苏(泥塑)】逆向玛丽苏。玛丽苏是一种鼓励女性读者和观众自我代入文本中女性角色的文本,这个女性角色受到各种男性角色的喜爱和保护,与他们关系复杂,是文本情节的逻辑核心。逆苏就是将原本是男性的人物当作玛丽苏中的女主角来写。
男巫:泥塑(逆苏)的这个定义太难看懂了。但实际上这个词的使用已经被极大程度的泛化。例如吴京在数十年前的电视剧中年轻的扮相被一些粉丝或者路人称为京妹。这就是泥塑。表现出一定程度的女化特征或者是与当前个人标榜雄性气质相反的行径都会判断为泥塑。
HD426346m:之前一直以为泥塑是给被泥塑的人像捏泥人一样捏出一个全新的形象呢,还一直觉得这个词挺形象的。其实现在的泥塑行为是不是已经冲破了它原本命名的时候下的定义呢?
黄油油
黄油油
2020.4.18
很赞同女嘉宾说的一个观点,我们的大环境不允许年轻人做各种社会运动,所以只能以粉圈的形式来形成横向联盟。这次疫情也看到了粉圈在公益上的行动力。海马星球妇女节那期也说到了这个观点。
猫弟maud
猫弟maud
2020.4.15
名词解释搬运2:
【高H】H是日语“変態(hentai)”的首字母缩写,后成为性行为的隐语,高H即指非常露骨详细的性行为描写。
【孽力回馈】遭到恶毒的行为或话语的反噬。
【白嫖】粉圈术语。指什么事情都不为偶像做,包括买专辑,打榜投票,评论点赞等,只在网上浏览偶像图频、尤其是盗版的图频,但标榜自己是粉丝。
【正主】经常用谐音写作“蒸煮”,是粉丝圈和同人圈中对明星本人的称呼。
_赛赛
_赛赛
2020.4.16
12:44社会原子化:是指由于人类社会最重要的社会联结机制——中间组织(intermediate group)的解体或缺失而产生的个体孤独、无序互动状态和道德解组、人际疏离、社会失范的社会危机。一般而言,社会原子化危机产生于剧烈的社会变迁时期。(百度词条)
阿莫_W7Ut
阿莫_W7Ut
2020.12.19
1.亚非文学bot最后一篇微博一直在那里,只要有心求证,上微博一搜就能看到,博主明确的说了是因为三次元生活繁忙所以停更,所谓“被迫停更”不过是以讹传讹。
2.举报下 坠 和 ao3 上不了这两件事之间究竟是因果关系还是平行关系,至今仍是罗生门。
3.粉丝之中有大笨蛋,但粉丝在实际生活中也是各行各业的活生生的人,不能把所有粉丝都污名化;同人圈有部分真有才华的人,但蹭流量博眼球的行为也比比皆是,不见得就比谁高贵。
4.同人圈不过是被人利用又不愿承认罢了,最傻的是跟着不知什么人高喊敬自由,现在政策越发收紧了,开心吗?话不好听,但是事实,自己想吧。
路茜茜:感谢你还有勇气在这里留这一段话,你比我勇敢。而我只剩无穷尽的疲累了。
阿莫_W7Ut:去年的这个时候,我也对世界很失望,后来看到仍然有很多人坚守三观,“德不孤,必有邻”,我才渐渐走出了负面情绪。若是心中早有成见的人,又何必过于在他的看法呢?如果累了,那就先过好三次元吧,看春树暮云,看江海潮平,让自己心胸更开阔,多年后再回望,也许就真的只是“老来谈资”。历风霜而存高洁,感浩瀚而守初心,与君共勉。
3条回复
肚子肉乎乎
肚子肉乎乎
2020.4.15
04:51粉圈文化的敌我政治逻辑。我们总是误判,以为意识形态的遗产距离我们日常生活很遥远。
一匹灰羊:觉得这是现在泛政治化越来越严重,但是没有比较好的引导的缘故
肚子肉乎乎:嗯嗯,的确是应该有所引导的。现在存在特别极端的状态,一方面是党同伐异的,一方面是漠不关心的。
天才朋友
天才朋友
2020.4.15
举报怎么成为了饭圈内部的成员日常沟通的主要方式,一言不合,以前是开撕,现在是举报。举报是如何一步一步成为日常沟通形式,甚至是生活方式,这种政治性的边界究竟在哪。控瓶、反黑等逻辑,其实是一套敌我逻辑,这种逻辑是如何渗透到社区的形成过程中。文化热情政治化为一种权威的民粹主义色彩的生存方式。在中国互联网的发展过程中,举报成了一种重要的治理手段,社交平台本事会吸纳这种手段,把这种手段应用到自我审查的机制中,透过个人举报的形式来完善自我审查,规避掉政治不正确的被指责。这是资本寻求自我生存的方式。社交媒体平台基本是资本运营,在中国网络审查部门非常多,这种情况下,资本本事要顺应一定的审查规则和机制。一方面有自审的方式,还有近几年引入的举报的机制,用所谓网民自身的力量,由下至上形成一种监督的方式,把它立场化来进行一场治理,资本本身为了寻求自我生存采取的一种方式,把一种政治化的方式吸纳进来。
Poyet
Poyet
2020.4.17
43:52说起语言污染,可以看十三邀金宇澄那期讨论“渣男”这个词。现在就是喜欢把复杂的现象和人性用简单化、低幼化的词来一言以蔽之,不愿深入思考思辨。
子了
子了
2020.4.21
38:52同人圈是第一个女性安全表达性幻想的地方
辞方笙见
辞方笙见
2020.8.07
11:22“民族主义是对微小不同的自恋”
HD426346m
HD426346m
2020.4.23
同人文百分之九十都是垃圾这一点十分赞同,伪装者圈子质量很高也十分赞同,伪装者的时代背景给了作者很多讨论历史话题的空间。
自己不算粉丝,基本上白嫖,主要是看同人文。每一次入一个圈子基本上花费在找文的时间和真正看文的时间一半一半。最后也都能精挑细选出一些自己喜欢或者真正想要探讨一些东西的文章。
我一直寄希望于同人文和原创耽美中那剩下的10%可以打破描绘情感和欲望的浪漫主义标签真正上升到可以被讨论是否能称得上是文学的高度,它也可以现实主义,也可以批判、揭露。比如伪装者同人中对大我、小我的探讨,比如现实背景向类型中对同性恋群体境遇的探讨。
Poyet
Poyet
2020.4.17
42:46「怎么判断淫秽色情得让我们文学工作者评判啊!」
wzkkkka
wzkkkka
2021.9.10
我怎么现在才听到这一期,嘉宾没有任何偏见地讨论。郑老师和吴老师都充满激情,口条清晰,太厉害了。
南丝
南丝
2020.10.29
女性不是穿粉色的男性,男性也不是雄化的女性,目前饭圈的泥塑对性别观念是否不是去社会化而是逆转社会化,长此以往是否更强化了社会化性别差异呢
joy是谁
joy是谁
2020.10.17
也许是郑熙青老师学术粉丝的身份认同在起作用,听她的表达没有一般文化研究者给人的居高临下的感觉。
桃花流水松鼠鳜鱼肥
桃花流水松鼠鳜鱼肥
2020.4.22
32:30就我而言,泥塑是把自己代入了男性的视角,用平时男性看女性的眼光,来看男性。
HD426346m:这个理解我第一次听说诶,很有道理呀。我一直以为泥塑是给被泥塑的人像捏泥人一样塑造一个全新的形象呢。
卡马
卡马
2020.4.16
45:32nmsl应该算是淋文化出来的,就是以前蔡依林的黑粉创出来的,不是那个主播
Jangseng:感觉全网对于cxk网暴的那次才是正式出圈吧,太可怕……
卡马:哪里出圈啊,这些黑父母辈都不知道啊,而且淋文化还有创造出词汇,黑鲲鲲可啥都没有,流行语就他自己那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