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刊024:北方小镇,我曾骑着驴望见远处的废墟过刊

过刊024:北方小镇,我曾骑着驴望见远处的废墟

48分钟 ·
播放数3883
·
评论数68

【编者按】
过刊第二十四期,我们聊一聊左小姐记忆里的北方小镇。那些阳光晒得睁不开眼的冷清正午,狗叫声与货车经过声传入耳膜的寂寥夜晚,和在一顿晚餐中突然体会到的自身渺渺。那些口耳相传的小镇故事,所有人都认识你的恐慌,令人唏嘘的死亡,冲突暴烈也无法拆散的家庭。小镇生活在无数微小细节中着眼,也塑造出习惯着眼微小事物的人。这里的气质,时间改变些许,固有留存些许。记忆随声音浮现,让远行的人恍惚想起,曾经骑着一头驴,望见远方的废墟。

【本期目录】
02:18 两家长辈的隔空交汇
03:29 握住回忆就握住了安全感
04:51 抽根烟,纪念20年前的发烧和暴雨
07:32 童年夜晚的狗叫和马路上的车声
11:45 寂静山路上的交汇、致意与道别
13:12 农田远方的二层小楼:从乌托邦到废墟
16:21 葛小姐路过的左小姐的童年:提油机往事
20:22 飞蚊症、捕捉不到的砂砾和黑白雪花
22:23 正午的午睡和床帘上的蝴蝶
23:40 空荡的屋子和庭院里的蚂蚁
24:49 高烧里的宇宙:成长或许就是将虚无的人填实
27:36 悲伤的奠基:我是活不到2100年的人
29:32 你看,那个特步
31:04 头颅,找不到了
32:25 成绩坠落的女儿与剁掉手指的女人
34:06 千里之遥也无法遁逃的宿命
35:12 不美好的年少,被羞辱的青春
41:03 音像店乌龙:优雅分手婚庆曲
42:06 游离在万家灯火以外的时刻
42:57 通宵后早餐的隔空交汇
43:59 我觉得,自己像一只掉队的鸟

【关于过刊】
《过刊》是一档由左小姐和葛小姐共同编辑的泛文化播客,欢迎在小宇宙、喜马拉雅、网易云、苹果播客汽水儿、荔枝播客等处订阅收听。你可以微博搜索“过刊编辑部”关注我们,那里会不时更新对应单集的图文信息。也可以发邮件到guokanstudio@yeah.net联系我们。以及,欢迎大家多多在过刊评论,如若愿意也可在苹果播客上为我们评价打分,我们热烈期待着你的反馈。

【下期预告】
03·10 宝塚歌剧团的幻梦

展开Show Notes
HD315969f
HD315969f
2021.2.25
早高峰地铁上,左小姐的叙述像一个泡泡笼罩了我。我在这个异时空的泡泡里亲眼看见了一些场景。这些场景肯定和真实的过去很不一样。
如果说多年前左小姐对事物的知觉是印象派画作的话,现在的叙述可能带点象征主义风格。而我看到的画面是超现实主义的,比如我不知道提油机是什么样的,所以画作中会出现一个占位符代替它,但同时人物又是具象生动的。这些画面短暂地陈列在虚空的画廊里。
左小姐的叙述唤起我对一些感受的记忆,对暗夜中家具的恐惧,离群时恍惚。我好像短暂地回到童年,周遭信息高通量地、不加筛选和判断地涌入。但现实中我正戴着降噪耳机,屏蔽了周围的大部分声音。
感觉很奇妙,以至于下了车还有点脚不沾地。
1988y
1988y
2021.2.25
我家在京广线附近,离轨道2公里,小时候每晚枕着火车经过哐当哐当的声音睡觉,有一种安全感,在狭小的生活环境里有一支路径,好像带来了远方的致意,和去向远方的憧憬。调皮的小孩喜欢去轨道边玩,放一根铁丝在铁轨上,被数不清的铁轮轧扁就成了一把小刀,或者干脆放一排石头,看石头一个个被碾碎爆裂的景象。也有人想不开寻短见,跳向迎面而来的火车,撞得四分五裂,消息传开了,只见亲人提着篓子沿途捡尸骨。
平安旧战场
平安旧战场
2021.2.25
“我们09年就认识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跟着笑然后也想起自己同一年认识的朋友。多幸福啊,彼此的陪伴和交流并未随着岁月消逝,时间这条河向前走时我们也各自走向不同的远方,成长步调却如不照而宣般并肩。
艾月棠
艾月棠
2021.2.27
因为你们的节目,终于开始记录过年参加的一场乡村葬礼。这个话题搁置许久,每次写一段便放下,有种无力承受的东西抓住我一般。但今天还是写了,因为你们让我明白表达本身就是一种治愈。
曹幸波
曹幸波
2021.2.25
10:22很喜欢你们的节目,让日常的感受也变得细腻和敏锐了起来。在这一刻,我游离到在工作和屏幕之外,深吸一口气,清醒着感受到了身边的一切~
黎霹雳
黎霹雳
2021.2.25
餐厅的餐字只有左上角那一部分,画面感太强烈了,小时候回奶奶家总能路过这样的「餐厅」,一般还有补胎打气服务
水井胡同
水井胡同
2021.3.03
妈妈睡午觉的一个小时真是漫长得像一个世纪,很多年后读意识流的文字总会被拉回到童年里每天都会重复的这个情境中。左小姐的分享很有游吟诗人叙事的味道,共鸣共情处很多。喜欢!
姚航
姚航
2021.2.25
26:39 这一段的讨论太有意思了!我小的时候对于时间特别敏感,总是思考时间,想到时间如果是无穷无尽的就感到无限的恐惧,也大概是在那个时候对死亡和消弭有了一些明确的感受。
东方森林
东方森林
2021.3.12
太喜欢这一期了,能感受到每一个画面,过去的时间吐出了一口长长的叹息。
一朵云子
一朵云子
2021.3.08
这一期听得我太清冷了,可能就是因为感同身受吧,有时候会很期待自己陷入这种感觉和环境,但又会感到凛冽的可怕,人真的是一种寂寞的生物。
剑鱼长号z
剑鱼长号z
2021.3.05
被拆掉的亭子,云影掠过的山脊,空寂的车站,火车穿越北方的国境线,写在教科书上的胜利油田,在太阳大好的一天跟着一头驴漫步,去看悬空寺。都在这一期播客中被唤醒。重拾青春记忆,用这些淡极了的音符,白描了之所以长大成人愁绪满怀的往昔。也让人想起我们小时候夏天的午后,一觉醒来家里空无一人,也不知道他们去哪里了。不管经历了什么,我们总是可以生活下去的。
就是麦子
就是麦子
2021.2.27
左小姐的讲述真诚、细腻,又历历在目,仿佛我们都曾在那样一个小镇生活过。她讲述自己成长过程中复杂的、不能被称之为快乐的心情,也让我回到自己的小时候。我在南方一个海边小村长大,那个村子在两个县城的分界线上,人们说两种方言,过着一种似乎不受任何一个县城管辖的游离生活。我是在那样一个小镇,自由撒欢,像个野孩子一样长大的。
小学毕业,我独自离家去很远的县城念书,从此开始了漫长的寄宿生活。那时候,我发现那个县城说的方言是第三种,而我完全听不懂——上课听不懂,同学聊天听不懂,老师开玩笑全班哄堂大笑的时候我还是听不懂。我像个傻瓜,刚开始会问大家在笑什么,但一方面,没人愿意在笑的时候停下来和你解释,另一方面,方言里的笑点只能意会,没法准确描述。于是我很少得到答案,渐渐不再问,更没法合群。后来班里逐渐开始叫我“阿呆”、“呆子”、“呆呆”。为了继续生活,我合理化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不告诉任何人。我努力甚至可以说是拼命地在念书,我试着屏蔽嘲笑,讨好一些女生,并为了她们假装疏离另一些女生,我想要合群。
我在十三四岁经历的那种巨大的孤独、害怕、不知所措,以及受到伤害后感到的的困惑、荒诞与无法讲述的羞耻感伴随了我好多年,也随着后来的大学时光逐渐深埋体内,已经过去很久了,久到我以为自己忘了,其实从来没有。
左闸蟹
:
想隔空抱抱十三四岁的你。很多经历我们没有办法选择不承受,我们会在以为自己忘了以后回忆起来,才发现它们融成了你的一部分,教会了你如何对待别人和自己。
就是麦子:谢谢左小姐💕
平安旧战场
平安旧战场
2021.2.25
太喜欢这类叙述与回忆的节目了,和之前讲父亲那期一样,像一块块被搁置的带有遗留年代的碎片。我们没有办法在如今将它们垒出一栋高楼了,但我会欣喜而流连地抚摸许久。
丢根泥
丢根泥
2021.2.25
29:48 左小姐的童年讲述很袁哲生啊,尤其这里“不被知道的自由”。
一箱烂梨
一箱烂梨
2021.3.29
15:26 我就特别喜欢北方废弃的厂房。这一期让我这个北方er太有共鸣了。
马莉叔
马莉叔
2021.2.26
42:45 有的时候你在高处经过一栋大楼,比如你在高架上开着车,楼里面每一户人家的灯光都有微妙的区别,有的人家是白的,有的是黄色,有人家没开灯,整个城市万家灯火,不会知道每户人家里面发生的故事。当你在家的时候,你也是这万家灯火的其中一盏,但你在家的时候你不会去想。你在路上的时候会去想所有人共同在此刻,生活在这个地球上,但你因为不在那些窗户里面,你会有种微妙的感觉是你游离在外面的。
杨威利
杨威利
2021.2.25
06:17我小时候从姥姥家回家的时候是我爸用二八大杠带着我,我坐在前面,每到一个地方,我爸都会报一个自编的站名,就像公交车一样。
乐乐拉面
乐乐拉面
2021.2.25
原来是大庆人呀!我大学在大庆读的,大庆蚊子特别猛,赶都赶不走,叮出来的包特别大
左闸蟹
:
我不是大庆人~只是我的家乡也刚好有油田~
乐乐拉面:soga
溺水小楓
溺水小楓
2021.7.10
好想知道左小姐的微博叫什么
Zudy
Zudy
2021.6.25
我在南方的小城长大,主播对于童年的细腻回忆,也让我想起类似的情绪和片段,一个人坐校车晃晃悠悠回家,小卖部,夏天的光影,刚开始理解死亡和孤独的悲伤,没有什么重大的事情发生,有很多胡思乱想和淡淡的惆怅。
00:00
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