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游戏行业里,也有类似“外卖骑手”一样的存在|新闻实验室09新闻实验室

在游戏行业里,也有类似“外卖骑手”一样的存在|新闻实验室09

73分钟 ·
播放数3392
·
评论数54

外卖骑手是大家熟悉的“平台劳工”——在平台上接单、挣钱。其实,在很多其他行业里面,也存在着平台劳工,他们在大众当中的认知度并不高,劳动权益也更难以得到保障。

本期新闻实验室播客对谈部分请到了宾夕法尼亚大学社会学系博士候选人夕岸,我们讨论的陪玩、代练,就是游戏行业中重要的平台劳工。一方面,他们的确获得了挣钱的机会;但另一方面,他们在平台上也遭受了算法的控制和剥削,女性陪玩常常遭遇性骚扰等情况。

⏱ 本期时间线

01:09 本周碎碎念:为何张文宏和罗翔被攻击
05:01 荐书:对互联网的现实感到困惑?从历史中寻找灵感
08:00 对谈:游戏行业里的平台劳工(代练、陪玩……)

📚 荐书

《超文本和超链接》:作者追溯了超链接和超文本这两种造就互联网的技术是如何从人们的设想中一步步变成现实的。在这些故事里,有一代代改造现实的理想主义者,有灵感与理念的激发与传承。读完这本小册子,你会知道:原来,好东西是这样做出来的。

《未来志》:印刷精美,值得收藏。它是《大众科学(Popular Science)》杂志145年的封面集合。从这些封面中,我们可以看到过去一百多年间,人类是怎样描绘和预言科技发展的。更有意思的是,这本书的编者还对封面上的科技畅想一一做了查证,看看哪些预言实现了,哪些没有实现,还有哪些虽然没有实现,但为其他技术的出现做出了贡献。

两本书原价分别是28元和168元。新闻实验室与读库合作,两本书打包购买仅需158元包邮: k.koudai.com 

💌 与本播客配套的Newsletter订阅

🛠 录制播客所使用的工具

  • Riverside:同步录制高清视频+音频,无需准备另外的录音设备,非常适合远程录制播客

👩‍💻 感谢为本期播客出力的小伙伴

  • 封面图:雨辰
  • 剪辑:罗锐

欢迎各位积极留言互动,给本播客多提反馈意见~ 🙇‍♂️

展开Show Notes
王周鹏
王周鹏
2021.8.17
《2020年北京市外来新生代农民工监测报告发布》(发布日期:2021-08-16 来源:农民工工作司)
里有一句话是“从事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的新生代农民工占比大幅提高”,在微博上,被大家调侃是程序员成了“新生代农民工”,听了这期播客,这个官方文件里这句话所指的更可能是播客里所指的群体?
方可成
:
播客里提到的群体确实应该是文件里所说的那些。
叉尾
叉尾
2021.8.16
虚拟世界下也是活生生在努力生存的人
特务头子_Molly:我在游戏世界认识很多专科或者待业人员,他们现实世界没什么专业技能,但擅长打游戏。能用游戏赚钱,何乐而不为?所以他们的自我认同和游戏也是强绑定的,并且用一些数据量化的标准来判断谁强谁弱。
叉尾:是了,所以个人主观觉得他们的精神和物质方面都非常脆弱,他们需要被看见且得到更多保障(不然哪怕只是自己比较擅长的游戏黄了都容易陷入困境) 当然很多找代练的人也需要被看到,他们也很像在格子间加班被迫点外卖的打工人。很有可能是迫于社交压力,或是没有时间社交而被迫请代练/找陪玩。
3条回复
我忘了
我忘了
2021.8.17
希望这个节目一直办下去。
方可成
:
好的👌
我不跑调
我不跑调
2021.8.23
CCCCL:确实 两期角度不同 侧重也不同 结合一起听挺有意思的
福尔摩苏:谢谢分享~
Wayway
Wayway
2021.8.16
因为这个节目,认识到一个不太了解的产业,很有意思的观察和研究。看到有朋友留言说讨论平台压榨代练,和罪犯分赃不均,我觉得还是有很大区别。但是有一个点想问,就是,如果游戏里有很多代练,会不会使得游戏对一般玩家的吸引度下降呢?觉得在这里找不乐趣。大家都太强悍了。
特务头子_Molly:不会,大型网游的玩法和难度都是分级的,游戏代练本质也是没时间练习的上班族把时间和技能外包给别人
sheldor:会的,你玩种田游戏甚至1v1竞技游戏找代练,对其他玩家的伤害都是可以忍受的,但在多人竞技游戏里真的就是灾难。在一些游戏社区内部,对代练的唾弃是高于一切的金科玉律。一般大型游戏如果公司发现有代练行为都是永封,直接封ip地址也不是没发生过。在韩国这种电竞大国,作为电竞选手搞这个,在韩国国内基本上是终身禁赛;如果你在成为选手之前做这个,后来被发现了,你作为选手的黄金很可能也在禁赛中度过。 中国没有那么严格,但我也知道一位选手刚打职业吃不上饭的时候打了一单代练,挣了几百块钱。为此,他在水平最巅峰的整整一年里没法打顶级联赛(当然他是自己觉得自己错了,自己站出来承认的。还有多少人藏在暗中?) 为什么这么严格?就是因为,尤其是代练,对游戏的伤害太大了,一个代练毁掉的是十几个人半个小时的游戏时间,一晚上碰到两个代练,这一晚上的兴致就全没了。 对很多没热度一般的竞技游戏,代练就是让这个游戏彻底凉掉的最后一根稻草。我真是一丁点也没法理解为什么有人会觉得代练没有伤害。作为一个低分段玩家,有阵子代练特别猖獗的时候,比的就是谁匹配到的代练比较厉害,完全没有游戏体验。说他们是罪犯可能过了,但当你面对代练的时候,如果你但凡有点胜负心,真的会不断在内心里用最恶毒的话诅咒对方。当你全身心投入一场竞技游戏,那局游戏的胜负在那一刻就跟高考分数一样重要,如果你知道高考有人替考,怎么会不愤怒?
4条回复
Shonega
Shonega
2021.8.15
72分钟,时长逐渐感人
kaiko
kaiko
2021.8.17
这个话题很有趣,对我这种不玩游戏的人来说开拓了认知。谢谢
sheldor
sheldor
2021.8.18
花了好几天终于听完了。作为一个真的普通不能再普通的游戏玩家,70分钟的节目里面对我有信息增量的最多3分钟,还漏掉了一些在我看来非常重要的信息。这真的是一个名校PhD级别的研究吗?还是受节目限制有更多的研究内容没有展现出来?社会学研究不应该展现一些业内人士也没有发现的东西吗?我承认我对社会学人类学一直有一些难以控制的偏见,所以我用词有时候可能会偏激。但我真的从来也没有像这次这样产生过我上我也行的想法。
R_2ED:请问能展开说说漏掉了什么吗
恰好啊:前半段还是比较认同的(我也认同这期节目对谈部分信息增量较少,表达出来自信能力也有待提升),但我觉得这更多地主播和嘉宾作为一期节目编导时的侧重方向和展示边界选择与我们所期待的有差别,我不认为能由此来评判嘉宾的学术研究。
3条回复
sheldor
sheldor
2021.8.16
真正热爱游戏的玩家没有不对代练恨之入骨的。陪玩很多时候跟代练也差不多。玩团队竞技类游戏不就是为了享受跟人智力和技术的对抗,以及跟队友之间默契配合的快乐。但双方十几个人里面只要有一个陪玩或者代练,或者曾经购买过这种服务的人,十几个人的游戏体验就全没了。想象一下奥运会85kg集的选手去参加65kg级别的比赛,就知道遇到代练是什么感觉了。如果你玩的是RPG类游戏,碰上这种人就更恶心了,大的团队在游戏公司没反应过来之前甚至可以短时间操控服务器的物价。
所以我觉得吧,对这种在法律边缘游走的人,除非你是常年忍受极端通货膨胀,只能靠在游戏里打金获得一点收入的委内瑞拉人,否则没必要投入什么同情心。
特务头子_Molly:实际我接触很多单独的零工,很多都是无业游民或者专科生,现实里找不到工作,家庭情况糟糕,不然怎么也不会靠游戏赚钱。大的团队我不太清楚,但上述的人会演变成全职的,一群类似的人合伙,也会影响游戏的标准,比如ff14很多装修工,他们就锤mod和模仿装修,经常去别人家看人家有没有开挂,就举报,本质是因为动了他们的生意。当然从普通玩家体验来说这样也不好。
sheldor:我完全理解为了生计不得不去做一些东西,但是也不能损害他人的利益。为什么很多fps的电竞选手从来不打国服,特别是在直播的时候?因为高分段人少,很容易碰到狙击你的老板,一局十几个人,对面全开着外挂,这边队友全是演员。可以说整局游戏除了你没有一个正常玩家。老板(也叫导演)还往往不会轻易让你输掉,会让你不断挣扎,觉得自己能赢,最后以非常微弱的劣势输掉,懊悔半天。而这些可以称作游戏黑社会的势力,成员除了老板(金主)之外,基本都是代练和卖外挂的。本质上都是让玩家走捷径上分的东西,我相信在有些游戏里面他们的确是竞争关系,但在有些游戏里面,他们可能就是一伙人。
仙贝卡拉
仙贝卡拉
2021.11.12
听的有点晚,感觉很多人好像都沉迷在一种“大家都在努力生活啊”的自我感动中。以我个人作为游戏玩家的体验来看:代练和陪玩给很多普通玩家带来非常不好的体验。这个情况在强对抗性的竞技类游戏中比较明显,因为代练和陪玩往往伴随着“炸鱼”的出现。不能以“有的人没有什么技能,游戏可能是他们的唯一擅长”为理由就允许破坏其他正常游戏的玩家的权益啊!
13:14 中日韩作为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的主要生产基地,动力电池里面的稀有金属也是主要来自刚果。(宁德时代和刚果就这么联系上了😐)
方可成
:
学到了
Cassie_jJQj
Cassie_jJQj
2021.8.17
链接打不开呀,有小伙伴可以购买吗
方可成
:
试试 k.koudai.com/Y=H1MlG7
Cassie_jJQj:可以啦谢谢方老师!!
EMMA_MA
EMMA_MA
2021.8.17
01:11:12 这里提到的在线陪玩的。工作人员会比外卖骑手更辛苦,更容易伤害身体,然后因为外卖骑手可能只是呃会有一些胃肠道方面的疾病,因为来不及吃饭。
可能的确是因为嘉宾是会去采访和真实的人,产生了非常密切的沟通了解他们的辛苦。
不知道是不是想要表达在线陪玩的工作人员,其实是非常非常辛苦,以及甚至是以生命为代价的进行工作。
这里想做一个澄清,有一个播客节目是打工谈。
里面有采访一个女性外卖骑手,提到有的骑手,真的可以在一个月有一万多至两万的收入,但是大强度的工作,坚持个几个月之后,由于对于身体的过度消耗其实身体就会垮掉。
这里的澄清是想说明外卖骑手的工作,其实也是非常非常的辛苦的。
我想也许嘉宾的意思是,想要强调陪玩的呃工作者的辛苦,并没有要否定外卖工作者的辛苦。
sheldor
sheldor
2021.8.16
纯手工难道不是因为开外挂会被游戏公司秋后算账吗?
请问如何能获得这篇论文啊?非常感兴趣
方可成
:
还没发表出来😂
Alannister
Alannister
2024.5.14
恰好在我“考古”的最近发生了胖猫事件,游戏代打的问题这次被搬到了更大的平台来讨论。
编号2538
编号2538
2024.2.17
52:38 相爱相杀的关系。
言右
言右
2023.4.02
2022中国传播学研究里数字劳动也提到了游戏陪玩!!
BrightLin
BrightLin
2022.8.13
04:54 丁香医生。
46:25 看来网络游戏已经进化成了异化人,隔离人,剥削人的庞大产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