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59 跟阿酌聊聊做女权主义者的体验

No.59 跟阿酌聊聊做女权主义者的体验

69分钟 ·
播放数10437
·
评论数253

嘉宾 | 「痴人之爱」主播 阿酌

主播 | 刘飞

这次跟阿酌聊了一个略有些敏感的话题,但聊得很有趣,也对我一个直男有很多启发。录播客当面被质问的体验,算是第一次哈哈。

欢迎在评论区积极发言,我跟阿酌会选出一位朋友,送出两本书,《82年的金智英》和《可是我偏偏不喜欢》。

内容索引

0:24 Part1

“女性话题=流量密码”,这种逻辑本质是在否定女性公共表达的空间

来自阿酌的灵魂提问:为什么三五环女嘉宾这么少?女嘉宾是花瓶吗?

为什么萨特和加缪可以成为男性为自我开脱的借口?

宣称自己是一个女权主义者,为什么会如同“出柜”?

你可以说女权主义很激进,但激进不是极端。

生命体验与阅读经验:为什么我会成为一个女权主义者

女权的核心诉求是什么?让女性的声音变得能够被听到,变得真实可信。

向所有人真诚推荐《从零开始的女性主义》:每一种表达和反抗都是有意义的

文化规训与弱势处境:反思为什么“感性”会成为女性专有的特质?

38:52 Part2

在女性的议题上,是否存在全然无辜的男性?

什么是“女权男”的陷阱?为什么要警惕“女权男”?

女权主义者如何看待爱情:爱情是自我剥削的遮羞布

异性恋和女权主义者的身份标签会不会有冲突?

成为女权主义者最美好的体验:女性道义的连结和女性共同体的支持

女性表达的重要性:不要让自己的情绪体验成为一座孤岛

参考

丽贝卡·索尔尼特《爱说教的男人》

乔安娜·拉斯《如何抑制女性写作》

上野千鹤子《从零开始的女性主义》、《厌女》、《父权制与资本主义》

夏洛蒂·勃朗特《简·爱》

托妮·莫里森《宠儿》

韩江《素食者》

角田光代《坡道上的家》

赵南柱《82年出生的金智英》

安·奥克利《看不见的女人:家庭事务社会学》

音乐

片头:Where Are You Going (Live) - 海龟先生

间奏:St. Thomas - Sonny Rollins

片尾:흔들흔들 - 헨 (Hen)(《82年生的金智英》OST)

欢迎在评论区留言交流。如果喜欢《三五环》,也恳请能在喜马拉雅和苹果 Podcast 留下你的宝贵好评。感谢!

商务合作&问题交流,请加微信: wocaishiliufei

展开Show Notes
刘飞Lufy
刘飞Lufy
2022.1.13
置顶
我跟阿酌会在 1.26 之前,从评论区抽出一位朋友送出《82年生的金智英》和《可是我偏偏不喜欢》两本书。欢迎积极留言。另外,引战留言会删掉,见谅。
我不跑调
我不跑调
2022.1.12
00:45 “我们就要说它是女权”😆
冰淇淋红茶去冰三分糖:听到这里狠狠地赞了!
奕朵耳花:好帅气哦👏
FERNAN
FERNAN
2022.1.12
还没听完,复制一份详情里的书单到评论:
丽贝卡·索尔尼特《爱说教的男人》
乔安娜·拉斯《如何抑制女性写作》
上野千鹤子《从零开始的女性主义》、《厌女》、《父权制与资本主义》
夏洛蒂·勃朗特《简·爱》
托妮·莫里森《宠儿》
韩江《素食者》
角田光代《坡道上的家》
赵南柱《82年出生的金智英》
安·奥克利《看不见的女人:家庭事务社会学》
茱儿:补充:推荐李银河《女性主义》
是夏夏夏天啊:补充推荐一本《成为波伏瓦》
4条回复
GordonLee李狗蛋
GordonLee李狗蛋
2022.1.12
女权和女拳都不该是贬义的,要改变现状,要让大众听到她们的声音,这二者都不可或缺,前者让正常人醒过来,后者让大笨蛋们知道后怕,缺了谁都不行。
Medusasss
Medusasss
2022.1.13
我觉得评论区里面那些有女权意识且恰好发愁不知道具体该做什么的男性朋友不妨试试和评论区里另外一些显然一点都没开窍的男性对话一下 That would really help🙉
阿酌:看到这条评论,忍不住就跳出来大笑三声了hhh
刘飞Lufy
:
恭喜,我跟阿酌决定把书送给你。请加下我微信,wocaishiliufei,年后寄出
3条回复
Medusasss
Medusasss
2022.1.12
1:06:34 哈哈听完了 非常喜欢 简直可以说是女权主义者最强公关输出了 主持人也做到了倾听、尊重 点赞!(男女一起聊女权的节目让人舒适的实在太少了)谢谢三五环让我又发现另一个这么好的主播的节目 立马去关注了 媎妹表达清晰、流畅又全面 🆒~
我不跑调
我不跑调
2022.1.12
09:53 洗脸洗到一半不禁停下来评论,“副主播”的称呼太刺耳了🤦‍♀️很难不让我想到日本广播节目里负责呵呵笑的女性主播……
HD129176b:我的理解是:刘飞老师是三五环这个播客作品的主线,他需要一个支线,来丰富这个作品,使之更精彩。播客的主播既是作者也是高度人格化的作品。而副主播这个角色,可以视为一种丰富内容的创作技巧。如果刘飞老师是女性,那么她就可能需要一个男性的副主播来实现这个作用。但是,在一个女权主题的播客中,使用副主播来表达,刘飞老师确实欠妥了。另一个角度,刘飞老师录制时很放松很自然也很真实,单纯的创作者导向而没想太多,某种程度上是真正的平视对方。
HD522158f:不懂,为什么副主播会刺耳?这是他的节目,他需要找个人来配合他,不是找一个co-founder…至于为什么要找女性成为副主播,不找女性的话又会被说只有男性视角,不给女性机会…找女性做副主播,不是说“女性只能做副主播”,这完全是两码事…真要找人合作,无论男女,谁来了都是副主播,这是节目团队结构决定的,不是性别决定的😅
17条回复
本尼很神奇
本尼很神奇
2022.1.14
28:11 女权主义者要“出柜”,要“找补”,要解释“激进”不是极端……真累啊。这正是女性的困境,不是吗?今天阿酌能跟刘飞对谈这个议题,是因为“激进”的女权主义者前辈们为后代女性一点一点争取来话语权,一点一点改变叙事语境的结果。
奕朵耳花:太对了!这些“小心翼翼”,是我们在唤醒呐,唤醒那些女人,叫醒那些男人。
叉尾
叉尾
2022.1.12
才听开头就被连续帅到呜呜呜
友友:全程被帅到,两位都尽可能地追求准确理解对方的问题,进行友好开放的对话,太棒啦~(赞赞阿酌和阿飞
GordonLee李狗蛋
GordonLee李狗蛋
2022.1.12
我也是用了很长时间才意识到,我享受到的父权红利,其实正是女性享受不到的平静权,我对一些问题一些危险可以忽略不谈,可以不去想,但很多人生来就处在无尽的战战兢兢当中
跳水者:“平静权”很精准了
Kclau
Kclau
2022.1.13
24:10 哈哈哈哈哈以下这段贯口可称之为《当我学了哲学 我便不再害怕平庸》笑死
Medusasss
Medusasss
2022.1.12
哇 作为女权主义者非常开心非常惊喜!
Rory_陶
Rory_陶
2022.1.12
在感伤海马星球被消失的时候看到这一期(◞‸◟ )
Nemo:微信听书
lamiso:可以选择泛用型播客工具继续听
4条回复
王德尔
王德尔
2022.1.12
29:10 女性主义从来不是一种思想或者群体,它是一系列思潮,是一种崭新的女性连接彼此的方式。
那些试图指导“女权应该如何如何”的人是十分荒谬的,因为没有人能代表“女权”,也没有人能真正“控制女权”。
我不跑调
我不跑调
2022.1.12
44:19 这里太对了。如果你支持女性争取应有的权益和地位,请向那些还没有充分认识到这一点的人言说。这个身份应该是目的,而不是狩猎的工具。
一面鼓鼓
一面鼓鼓
2022.1.18
主持人数次跟女嘉宾说不需要找补不要补充说明,问题是我们女的不把话说圆就很容易被挑刺儿被攻击,这就是很典型的男性不理解女性困境的一个实例
彦晨bot
彦晨bot
2022.1.16
多讨论问题,少谈主义吧。挺重要的
谁让水獭上楼:主义很重要,没有共产主义理论,就没有社会主义行动刚要。没有女权主义,这些女性的诉求就会被污名化为个体的无理要求,被打散被边缘化。女性感受到来自男性的压迫如此带有普遍性,你却对“主义”这个词很敏感。这种回避说明什么呢?想解决问题其实是不需要回避女权主义的
彦晨bot:别偷换概念,没有说主义不重要,也没有回避什么东西。理解能力不行是吧?不管你叫女性主义,女权主义,还是男女平等?关注主义就可以?不是关注现实问题中?理论哪来的?空想的?社会主义是空想来的嘛?
Pipimito
Pipimito
2022.1.14
Ps: male feminists are dead to me. (赞同主播的说法,男人应该跟男人去做这样的身份表达、而不是到女人这里来讨巧…
小郭小郭永不退缩
小郭小郭永不退缩
2022.1.13
50:45 世界上最大的英雄主义就是在你经历过一切之后,你依旧是个直女。太懂了。
Onism__
Onism__
2022.1.21
一直在听两位主播聊女权这个问题,但是当我听完后。我突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女权主义者一直在争取一些权利,但是对应的义务的承担又在哪里体现呢?
我支持男女平等,但是也相信权利和义务应该也是对等的。从现在社会上参差不齐的女权者来看,“权利”的声音大于“义务”。
荒原狼与太阳:听了好几期女权主义博客,来回答一下你:生命自主权,公平教育权,母职权,都是女权主义者们在争取的生而为人的基本权利。一个人无论男女,都不是说必须要履行完996的义务后,才能有保证不被杀的权利。人都是先被保证天然人权后,再有可能去谈社会分配的义务。在基本权利前面扯义务是不负责任、过时、甚至邪恶的
谁让水獭上楼:01:06:55 麻烦你来回答一下女性要求的权利是什么? 感觉你根本一个字都没听进去,而且,没听懂。
我不跑调
我不跑调
2022.1.12
这期刘飞老师提的确实是性别议题里比较容易被误解的关键问题。阿酌整体上在非常温和地进行交流,同时伴有非常积极的力量感,超级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