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 编辑部聊天:失序的、勒紧的、与我们所坚持的问题青年

54. 编辑部聊天:失序的、勒紧的、与我们所坚持的

80分钟 ·
播放数6788
·
评论数49

编辑部的朋友们从最近在各地居家的状态聊起,分享了对“触底”和“定格”的感受。我们回顾了过去五个月以来印象深刻的受访者和选题,反思在糟糕的状况下,还有什么能给我们一些力量?

【本期问题青年】

小曾|日啖荔枝三百颗

青豆|西瓜能吃一整窝

Sharon|芒果连核舔两遍

阳少|三点几啦饮茶先

Lisa|看到上面的 title 感到迷茫的「问题青年」主播

【本期介绍】

编辑部的朋友们已经许久没有见面了。

在过去两个月的时间里,线上会议成了我们唯一能听到对方声音的机会。大家四散各地,Lisa 看到家附近的铁皮围挡后“润”去了大理,青豆离开北京快要到期的出租屋回家,阳少为了猫猫选择留守,在北京寻找自己能做之事,Sharon 滞留上海,和每天盯着窗外的小猫为伴,小曾很早回了重庆的家,但却依然受到很多疫情带来的纷扰。大家很像广场上见了人扑棱翅膀飞走的鸽子,颇有一种各自逃难的飘零感。

太多的事在发生,铺天盖地的信息让两个月的时间都有了绵长的感受,温水煮青蛙式的下沉吞噬着每一点呼吸的空间。作为身处其中的个体,我们和大多数人一样,长久地感受着疯长的焦虑、恐惧、无望以至麻木。我们不知道在触底的世界里,更坏的事会何时到来?生命可以依存在什么之上?我们该怎么活?

直到得知公众号“定格”的那个晚上,我们有了一些简单的答案:继续做、继续说呗。当我们打开会议软件的视频,感到安心的是大家的面孔依然熟悉,而只要我们还聚在一起,就能持续地跑起来。

这期播客我们从最近的状态聊起,分享了大家对“触底”和“定格”的感受。我们回顾了过去五个月以来印象深刻的受访者和选题,反思在糟糕的状况下,还有什么能给我们一些力量?持续在发声的同行,和具体的人对话,都让我们感受到联结。既然从很多地方汲取到了能量,那么我们也希望继续成为这个力量传递链条中的一部分。

【收听指北】

04:32 Lisa:坐上去大理的火车,女儿问这是旅游,冒险,还是逃跑?

06:57 青豆:准备离开北京。疫情地图上的红点好像扫雷游戏,不知道按到哪一下,周围就全部炸开了

08:54 阳少:选择留下。离开是不是只是从一个比较小的牢房去到一个更大的?

10:21 小曾:在家乡重庆。在医院门口把盒饭举过头顶给妈妈送饭

14:40 Sharon:滞留上海。想做一只什么都不知道的猫

17:57 聊聊“触底反弹”:“触底”是一种平缓的、延宕的下沉

21:33 在我们已经知道未来可能不会更好的情况下,该怎么样去生活?该把怎么样的生活作为自己的一种信念?

29:55 不管是号还是小区的封锁,都会造成你的恐惧,这是一种外部的压力,把错误转移到你自己身上,让你审视自己是不是做错了

31:44 不是绳子越来越紧,而是绳子快把你勒窒息了

37:47 《贫穷的质感》:真实地付诸实践,在帮助别人的同时自我拯救

39:14 《要敢于去相信》:愚蠢的理想主义的力量有一种传递性

41:00 随机波动和反派影评波米的聊天:记录的价值在于只要被看到就会影响别人。我们需要爬梳和存档记录下这种影响的脉络,也可以成为这个脉络中的一份子。

50:21 小曾分享和公务员受访者的聊天和做选题的过程

55:34 青豆分享五四围炉的感受:在更加真实、具体、广大的同温层之间互动

01:04:17 小曾:最重要的支持是作为一个年轻人想要了解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的位置的好奇心,还带着一点为同龄人正名的小小愤慨

01:15:22 我们有时候可以自负一点地说,那些我们所带来的变化改变了社会。为了一小部分人,我们可以继续做。

*由于录制原因,经处理本期内容在部分地方可能仍存在一些电流声,感谢理解。

【本期播客提及的内容】

书籍:

王梆《贫穷的质感》

黄灯《我的二本学生》

播客:

随机波动:【随机波动091】从戛纳到我们的生活:与波米聊天

问题青年:41. 年终策划·成都 | 女性社群是当下时代里难得的同温层(文字稿:女性社群是这个时代里难得的同温层

问题青年:52. 「五四围炉」回声:各种各样的生活,都被容纳在一个春天里(文字稿:各种各样的生活,春天不是那个春天

文章:

端:方可成:中国「自媒体」十年——流量生意,一地鸡毛

早见hayami:要敢于去相信|hayami's blog

The New Yorker:A Teacher in China Learns the Limits of Free Expression

青年志Youthology:转瞬即逝的“女足热”:那些无法用夺冠回答的问题

青年志Youthology:考公的未来,逼仄的自由

青年志Youthology:小花梅们的命运背后,是现实织成的「恶」之网

青年志Youthology:困在大学宿舍里的春天

【本期音乐】

坂本龍一、Brussels Philharmonic-Bibo No Aozora (From _Babel_)

大貫妙子、坂本龍一-四季 (Shiki)

【后期制作】嘎嘎

【Logo设计】Sam

【关于我们】

感谢大家收听。「问题青年」是由青年志出品的播客。我们相信,提出问题,是一切改变的开端。我们将从青年的发问出发,探寻行动的可能性。你还可以在小宇宙APP、喜马拉雅、苹果播客、网易云音乐、QQ音乐收听我们的节目,或者在微信公众号「问题青年Wonderers」、微博 @青年志Youthology 关注我们,与我们取得联系。

如果感兴趣与我们互动,欢迎添加小助手「olo鸡」的微信:qingnianzhi04,加入我们的读者群。

展开Show Notes
-梁爽
-梁爽
2022.6.03
记住今天很多人、很多事的不能和无能,不是我们自己本身的不作为和无能,记住今天我们的感受和感知,看见和听见,记住这是属于我们自己认证过的历史。
美梦收藏家
美梦收藏家
2022.6.03
说是触底,可是随着时间的拉长以及越来越多超过我基本认知的事情发生,我的感受是看不到底在哪里了…更像是黑洞
佐治:井一直都在,只是现在水越来越浅了
Unicoo
Unicoo
2022.6.02
差不多被封了同样的时间,我想吼叫,不是什么不正确的,就是歌声而已。
蛋糕和水果
蛋糕和水果
2022.6.03
35:04 这里有杂音
Connor:哈哈,我还以为是我信号被干扰了
李颐Lisa
:
啊😂 其实是我的信号被干扰了…… 😳
4条回复
HD234779z
HD234779z
2022.6.03
我们 正在参与着历史。
EMMA_MA
EMMA_MA
2022.6.03
1:06:45 也喜欢女主播对世界的困惑和好奇。(sorry我不知道是小曾还是sharon)感谢你们,你们让我觉得活着真好哈哈哈,因为还有你们对世界的困惑和好奇,还有你们对世界的爱。
李颐Lisa
:
🫂
美梦收藏家
美梦收藏家
2022.6.03
21:59 同感,因为疫情已经陆续处于待业阶段两次了…已经丧失回归性预期了,同时还没有找到如何在不断掉落的预期中让自己相对平稳生活的锚
酒喝了一点点
酒喝了一点点
2022.6.04
01:15:41 “这个世界好像从未改变,但其实又在变化,所谓的变化,并不是自然发生的,我能够自负地说,是我们改变了社会。”出自《上野千鹤子的最后一课》
由子_JZ7D
由子_JZ7D
2022.6.06
新的战地已经找到。爱你们
李颐Lisa
:
感谢🙏
ZY_12
ZY_12
2022.6.09
“别担心没有哪一首歌能够
把这个现实唱到地狱去
当你还能享有这种静默我的老爷
这烂摊就不会收场”
西瓜不知道
西瓜不知道
2022.6.07
谢谢你们,愿意在深霾里亮一盏灯。希望,山水有相逢。
metawin_v6YH
metawin_v6YH
2022.6.14
公众号叫什么名字呢?
李颐Lisa
:
“问题青年Wonderers”
Suzy小小爱橘子
Suzy小小爱橘子
2022.6.06
想抱抱流泪的你们
李颐Lisa
:
🫂
HD854278l
HD854278l
2022.6.06
谈到立场与对其他人说点什么……想起了昨天翻看的关于日本二战前思想文化传播的脉络。在这一点上,我觉得真的不要怀疑这种构筑“同温层”所产生的巨大影响!
回归到本期节目,我认为当代青年的迷茫有两大原因,一是没有找到自己人生的意义和价值,二是不能够明白这种纷繁复杂的社会问题究竟出在哪,“正常”的情况究竟如何,又会不会回归所谓的“常态”?
前者可能需要我们自己去探索,找到自己真正的意义与价值依托,后者则需要锻炼对社会的洞察力……
与诸君共勉!
PS: 最后,给主播们分享下,我自己的微信公众号基本上发五篇就会被删除三篇,这对我产出内容积极性的打击真的蛮大的,我现在就被打击的不想写文章了。真心希望主播们能调整好这种束缚与伸展,加油!!!
李颐Lisa
:
一起加油!
十五五五五
十五五五五
2022.6.04
21:12 真的好累是呀
十五五五五:好像还有更差更戏剧性的事情发生
Wing_I1ab
Wing_I1ab
2022.7.17
好绝望
陳建興
陳建興
2022.6.24
6月24日 魔幻的事一件接着一件
Reiko_NwvF
Reiko_NwvF
2022.6.17
上次回家是去年中秋,北京一到假期就有疫情,所以我一直没能回家。五一假期前,姑姑给我发了微信,问我五一能不能回,跟我讲奶奶可能不行了,还有两周时间,然后我买了假期前一天的票准备请一天假。结果就在转天中午午休醒来,我看见家族群里叔叔发了讣告。
我在厕所哭了半小时,然后意识到我早上做的核酸是混检,然后下楼做了自费核酸,查了家那边公众号发的进出政策,改签了机票,跟领导请了假,断断续续哭了两天,回到家防疫人员说我是北京返乡,流调做完不分地区要集中隔离。
我一直在给能联系到的人打电话,跟在火车站对接我的人哭,跟打电话流调的人哭,跟防疫主任哭,哭了一圈的结果是:我可以单独居家隔离,但是不能去葬礼。最后我让我妈用微信给我视频了出殡,我在镜头的另一端一边回工作微信,一边泪流满面。
白楚帆Jasmine
白楚帆Jasmine
2022.6.17
01:18:39 保重。谢谢青年志的各位持续发声。
今天产热了吗
今天产热了吗
2022.6.05
00:23
wow教授通天塔的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