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4:在一个习惯性冷漠的世界里,习得性抑郁也不奇怪了更年期刊|Midlife Alliance

034:在一个习惯性冷漠的世界里,习得性抑郁也不奇怪了

53分钟 ·
播放数34
·
评论数0

著名歌手李玟因抑郁症自杀,让人感到震惊、让人唏嘘难过不已,同时也引来铺天盖地的媒体报道与关注。与此形成强烈反差的是:之前几起被怀疑同样可能身患抑郁症者的自杀事件,虽也有一些媒体关注,但关注的面与报道的力度就相差太远了!也许只因他们是小人物,即使是三个人、四个人相约集体赴死,可他们是谁?他们的生活中发生了什么?他们经历了什么悲伤磨难?没有多少人知道,虽然他们的死去令人同情,可也没有多少人愿意深挖他们的身世、讲述他们的故事,甚至有一起发生在出租屋里的自杀事件,逝者还会被人批评他们选择自杀的地点没有考虑别人,给别人带来很大麻烦⋯⋯

纵然是人间最平等的死亡,这个世界也总能对逝者贴上不同的价值标签。

已成为世上最大杀手之一的抑郁病是怎么来的?也许是压力造成,也许是由人人都会有的抑郁情绪积攒而来。但最可怕的不一定是疾病本身,而是这个世界总在灌输给人无意义、无价值感的谎言,藉由疾病,谎言更是自行加重。无意义、无价值感,导致人对生活的一切产生幻灭感,无爱更加速一个人的无望;“死了就一了百了”的死亡观,更成为邪恶力量上最强大的推手⋯⋯

但连一个杯子都有价值、有意义,有灵的活人怎会没意义、没价值?如果知道人死并不是结束,并不是什么都不存在了的那种了结,而是可能比世上一切的痛苦加起来还要更煎熬,人还会求死吗?

如果说抑郁症死亡最后都是因为对这个世界的绝望,那么这个世界该有多冷漠?而我们既然没有人是孤立的,既然人与人之间都是互相关联的,那么我们每一个人都对他人的死去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因为很可能我们自己也在习惯性冷漠,很可能我们的习惯性冷漠,也让他人感受不到这个世界的温度。

那么,如果就从最小的“我”开始,每天尽己所能向他人释放最大的温暖与善意,这个世界会怎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