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着理想进村做公益,他走过什么弯路?| Vol.35食日谈

怀着理想进村做公益,他走过什么弯路?| Vol.35

57分钟 ·
播放数370
·
评论数1

节目介绍:

在本期节目中,我们趁开会间隙,找到了老朋友黄亚军。

作为一名资深的乡村工作者,80后的亚军在十几年间已经经历过乡村发展的多个阶段,从民间的自发探索到政府主导的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在不同的村子里,他和村民种过水稻、卖过大米;养过鸡、卖过鸡蛋;采过青梅、酿过青梅酒;开过旅社,做过乡村旅游……也经历过不同的挫折。

而这次促成对话的想法则缘起于一篇学术论文。文章作者认为,亚军他们在乡村的工作,有悖于整体“以工业化和城镇化为代表”的现代化进程,所以才会屡次失败。

然而,什么才是发展的趋势?是否应该“顺势而为”?对这些问题也许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回答。十几年间,不同的理论“你方唱罢我登场”,都试图指导乡村发展的实践,但对亚军来说,重要的是,实践者也应该有自己的判断和反思。

本期播客的内容就是亚军作为实践者的陈述。它不仅代表乡村工作者眼中的意义,也让我们再度思考乡村问题的去处。诚然,在社会的变迁中,不是每个村子都能发展起来,但总需要有像亚军这样执著探索的人。

食通社也希望,所有身处城市的读者都深切地感受到食品安全、社会公平、人口与劳动力等等问题与乡村的复杂联系。如果不理解中国乡村,我们恐怕也无法真正理解切身面临的诸多社会问题。相信这期节目能为你带来启发和思考。

2012年前后,亚军在云南的村里和养殖合作社开会

合作社在装运鸡和鸡蛋

另一种合作经济的探索:广东从化仙娘溪村的“七仙女”在村里一起开旅舍。

仙娘溪村的发展期青梅产业,离不开公益机构的支持。图为2023年青梅合作社的村民在采摘后熏制乌梅。

深耕的工作也不只有经济合作。图为深耕在仙溪村给留守老人办“爸妈食堂”

组织老人一起种菜园

嘉宾介绍:

#本期嘉宾

亚军:来自广州市从化区深耕社会工作服务中心,农村工作者。驻过村,种过田,在农村工作中打通自己的过往和未来。

#本期主播

天乐:食通社创始编辑,北京有机农夫市集召集人。虽然从事食农系统工作十多年,但自知能力有限,只能在城市工作。特别佩服直接在农村社区工作,并且做出成效的伙伴。

王昊:食通社编辑。去年曾经和亚军在村里短暂地一起工作。

时间轴

00:27 在乡村发展的浪潮中,不只有“乡建”:亚军和他的团队也是乡村浪潮里的多样化尝试之一。

06:46 在城市化高度发展的今天,农村的存在就只是为城市服务吗?农村是否有更多可能性?

08:26 亚军和同事驻村工作,为农民们创办了水稻种植、青梅加工等等合作社

09:52为什么农民要抱团成立合作社?拎着自家的鸡去菜场卖不行吗?原子化个体存在的农民面对市场会发生什么

13:37帮农民们建立标准化的生产体系和合理的销售渠道,要面对多少困难?

19:49年轻人为什么愿意“进村”做公益?抱着朴素理想的年轻人,怎样才能真正了解乡村?看看亚军他们在乡村的工作方式。

37:33学术研究和在地工作间,是否可以有更紧密的互动?除了批判,学界是否通过观察与反思,对实践者有更多支持?

43:33如果理论认定“乡村没有出路”,就应该放弃吗?不能抹杀行动的必要性。


延伸阅读:

引发这期播客的学术论文:

当乡建情怀遭遇经济规律:对当代新乡村建设运动的反思

深耕团队对于论文的回应:

回应《反思》丨实践者需要什么样的理论工作

两年前亚军给食通社做的分享,题为《基于社区经济理念的村庄产业发展尝试》,当时引发观众的热烈讨论。它也可以视作本期播客的延伸版,亚军道明了他们的理念和困境,他对于整个团队十几年工作的反思非常有价值

亚军之前在食通社发表的文章:

干旱、烂脖子与“命”:靠天吃饭,如何丰收?

公益组织做生意?入坑之前需三思!

农村社工该不该回应村民的生计需求?

为什么一百年过去了,办农民合作社还是这么难?

创作团队:

节目片头、片尾:瓦依那乐队岜农

编辑 :王昊

制作 :晓晶

封面:万琳

#关于「食日谈」

听众群:添加「食通社」小助手食通君(微信号:foodthinkcn),加入听众讨论群

联络邮箱:xiaojing@foodthink.com

展开Show Notes
19:04 哈哈哈这不是工会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