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0 浴室:身体的控制和解放,水中的疯癫与文明在场证明

030 浴室:身体的控制和解放,水中的疯癫与文明

51分钟 ·
播放数4775
·
评论数116

友情提示:本期节目大家千万不要在吃饭时收听!!!

  • 是宇宙洗浴中心沈阳更好还是古罗马浴场更强?
  • 沐,浴,洗,澡在古代是四件事儿?
  • 古罗马浴室能有多大?洗澡的花样能有多少?
  • 中世纪欧洲突然全员不洗澡了?越脏越虔诚?
  • 宋代人就已经开始“搓澡”了?
  • 13世纪婚礼一起洗,浴场修看台洗澡直播?
  • 16世纪欧洲人用尿洗衣服?
  • 路易十四一生只洗2次澡?
  • 一会嗜澡如命,一会视洗澡要命?
  • 欧洲为何在简单的洗澡一件事上来回极限掉头,反复横跳?
  • 现代人洗澡有何不同?
  • 洗澡如此本能的事,和我们的身体有多少关联?

我们隔着重重的水汽得以窥视到一些身体,和那些加诸于身体之上的各种枷锁。这其中有信仰,有政治,有礼制,有道德,唯独缺席最严重的,就是身体。

                     

🎈听友群请微信搜索「 zyh732364 」备注“在场证明”即可!

                          

                               

🔊 本期声音

⏳ 时间轴

01:12 “邋遢大王”路易十四

06:10 水,走入室内

10:15 嗜洗如命

16:10 用水沐浴,不如用道德沐浴

20:59 澡堂就是天堂

27:04 洗澡要命

33:43 现代人的洗澡观

37:25 洗澡,身体,与其上的控制技术

📚 播客拓展

《清洁与高雅》劳伦斯•赖特

《欧洲风化史》[德] 爱德华·傅克斯

《洗浴的历史》(法)乔治・维伽雷罗

《身体、空间与后现代性》汪民安

史上最不爱洗澡的国王路易十四

History of Sanitation

汪民安:尼采、德勒兹、福柯:身体与主体

身体:当代西方社会理论的新视角

中世纪人怎样洗澡:天体浴和男女混浴都不是问题

还原中世纪的欧洲,一个因不洗澡而被寄生虫折磨的年代

                      

欢迎你的在场与证明!

Make “we were there”into “we are here”

✨欢迎收听【回声场ECHOCAST】其他节目

Orpheus微见 / Why for Jazz / 别想好 / 城市余数 / 日间散步 / 城市瞭望塔 / 声音切片

展开Show Notes
秦旷
秦旷
2024.4.06
一整套的身体控制技术总是喜欢从一些可有可无、无关紧要的地方钻进我们的生活,让人即使想拒绝但转念一想觉得还可以忍忍,直到忍无可忍之时,它也悄悄变成了一整套不允许反抗纲常和规范,你习不惯也得习惯的日常。为什么要关注细节、反思细节?我觉得这些细节既是自由的开端、也可能是自由的终结。
在场-yuhao
:
对头,越是日常的东西越容易被“想当然”。我估计“肮脏乃虔诚”那个时期的欧洲人可能也觉得不洗澡理应如此,至少有教义背书,还有之上产生的社会共识
既然谈到福柯,主播能不能出一期监狱的建筑设计?之前一直关注他所构想的全景监狱,想了解建筑史怎么看?!
在场-yuhao
:
能!不过我出的很慢哈哈,但之前有脑内构思过。应该会讲到边沁,福柯,德勒兹,还有赛博管理会社(数字监狱)
bb今天听什么:+1!!
3条回复
HD961381g
HD961381g
2024.4.06
啊啊啊心有灵犀的感觉!最近刚好很想问大家在浴室洗澡时的感受,是在发着呆或者别的什么样子。因为日常的沐浴对我来说,甚至某个瞬间是达到了某种心流的状态,所以真的很想知道别人的那个瞬间是什么感受。
还搜到了一本书准备去阅读——《塑造日常生活 近代北京的公共浴堂与市民沐浴实践》。
常常想着,大澡堂里,脱下衣服脱下社会属性,大家便只是赤条条的人了,也不会有羞或者别的情感。不过是在同一个空间下,灵魂可能都飘走了。
在场-yuhao
:
哈哈哈巧了!太默契了,你说的我有聊到!一定要听到最后!
万物有灵
万物有灵
2024.4.06
wow 好喜欢这期!
在场-yuhao
:
谢谢❤️
自傷無色
自傷無色
2024.4.07
赞赞赞!下次可以整个厨房😁
在场-yuhao
:
请看起二期哈哈哈
自傷無色:哈哈哈哈这就开补🤓
3条回复
46:37 有福柯那味儿了!洗澡切入谈身体,祝我们不成为《新疯癫与文明》的素材😂
在场-yuhao
:
呃...前几年素材我猜都够了哈哈哈哈
36:41 这段讲的不要太好了!“脱去社会外衣 直面自己身体 像回到婴儿时期”
在场-yuhao
:
我总觉得浴缸的设计就是按照子宫来的(一半)
Artemis_psaa
Artemis_psaa
2024.4.09
15:40很有意思耶,浴场本身作为一个清洁干净的场景最后却走上了截然不同的方向,反而为“污秽”提供了衍生场地
在场-yuhao
:
在“干净”与“污浊”里来回打滚
HD454969k
HD454969k
2024.4.09
洗澡就像是每日一次的微型重生,说的真好啊
在场-yuhao
:
🍺🍺🍺
老黄_kcRP
老黄_kcRP
2024.4.07
46:37 “兄弟啊,在你的思想与情感的后面,有一位强有力的君主,一个不被了解的智者,他被称为自我,它居于身体之中,他便是你的身体”
信笔浮生
信笔浮生
2024.4.07
50:59 有趣又有深度
在场-yuhao
:
嘿嘿,谢谢嘞🍺
hysterie
hysterie
2024.4.29
38:38
像回到妈妈的子宫 裹进羊水的温度里 昏昏欲睡
在生活其他场所时,身体与我似乎是一种从属的关系
就像心物二元论中把身体和精神分开一样:我的身体之于我,是一个客体,是一个工具 。我们会用镜子和摄像头反复地观察,用各种行动将它雕琢,用衣服将它装扮,终其所有呢,将我的身体顺应一些既定的规则或者他人的目光。
而反过来,正是浴室这种封闭和私密屏蔽了他人的目光,我与身体反而得以合二为一,不再有主客,不再有从属,也不再有审视,在浴室里剥离了所有,我好像反倒成为了完整的我。
正如尼采所说:我完完全全是身体,此外无有,灵魂不过是身体上某物的称呼。如果这么来思考的话,似乎所有浴室沉思的趣味或者说浴室中灵感的涌现即使离开了生物学的复杂解释和理性判断也一样容易明白。
Eunice丁猫
Eunice丁猫
2024.4.07
这期文本好强!求分享歌单🙋‍♀️🛀🏻
在场-yuhao
:
要得,回头发群里嘿嘿
37:22 “太阳出来我爬山坡 爬到那山顶我想唱昂歌 歌声唱给我妹妹听啊 听到歌声她笑呵呵” 😂😂
在场-yuhao
:
哈哈哈哈,连你也
樱桃小胖子:你要不提压根想不起这抓人的旋律和mv画面 这回洗澡有事干咯😄
33:54 刚好打算洗澡的时候刷到了,边听边洗结果洗到一半发现因为太急着听了,发现擦干巾和干发帽忘了拿了,结果又只能穿上换下的衣服跑出去阳台拿毛巾😭
在场-yuhao
:
哈哈哈哈哈,听到中世纪忍不住多打了一次沐浴露
pkkkkkk
pkkkkkk
2024.6.06
45:12 哈哈哈其实听这期全程脑中都是尊者、新造的人
在场-yuhao
:
惊.jpg
阿漓_WRfK
阿漓_WRfK
2024.5.31
“宇宙洗浴中心,流淌着奶搓与蜜搓的应许之地——沈阳”,膜拜了😂
在场-yuhao
:
洗浴正统在沈阳
甘桃
甘桃
2024.5.14
30:53 香水(×)花露水(✓)。
小时候特别喜欢看《中世纪的生活》,很多离谱的事情,比如厕所排污口直通街道,所以在街上走要当心天降秽物。
在场-yuhao
:
哈哈哈哈,有时间我会出一期下水道✌️
甘桃:期待!那应该会有德国吧,不是有那种梗,青岛下水道最开始是德国修的,所以之后有故障的时候,会在下水道某个位置捡到德国人遗留的油纸包,打开是非常精细的图纸和维修sop什么的……已经是都市传说级别了,也不知真假。
甘桃
甘桃
2024.5.14
13:57 锅浴!我小时候还在洗锅浴哦,并不是水烧热了放锅里,而是直接做一口可以装人的大铁锅,然后在下面做灶台,边烧边洗,灶台和锅之间有一定的中空距离,所以水不会特别热(不过我记忆中还是很烫的,并不喜欢这样洗澡,而且为了保持距离,锅会起得很高,对小孩子来说很难爬上去),然后也可以坐在锅边上拿布蘸水擦身体简单擦洗一下。
在场-yuhao
:
对的!这个好像之前还蛮普遍的
陈蛋欣
陈蛋欣
2024.4.18
好喜欢您的播客
在场-yuhao
:
谢谢鼓励🌹